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what are words [ 停不下来的番外 ]

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你们猜谁来了!!!!
神经病一般的脑洞【?】
我没话说,上文。









番外
shaw最近有些消极怠工,号码都是john跟的,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shaw都不出现在现场。
harold今天接到了一个号码,十分诡异,诡异到马上把root也叫了回来。
【怎么了,harold。】root再次穿着非正常人的衣服回来了。
【ms.groves.machine今天吐出了一个号码……】
【多大点事啊,sameen不就在这儿吗?】
【不不不】harold递过来一张纸条,【不是社保号。也许machine出现了什么故障,你有什么想法吗?】
root也愣了愣,她不认为machine出了什么错,这个世界乱着呢,machine总得改变一下游戏规则,【这大概是坐标,harold你查一查,我换个衣服就去。】
root和shaw赶到美国最南端的一个谷歌都没多少资料的城市。
站在坐标附近,附近是大面积的荒地,一米多高的草和一条河。
最神秘的就数地下水道了。
shaw拉开盖子,和root先后爬了楼梯下去。
两人一进去就听见抽抽嗒嗒的声音,见角落有个蜷缩在一团的人影。
两人暗想,machine真是英明神武啊,这号码都能跳出来。
两人越逼近,那人就哭的越厉害。
长棕头发,长年没好好整理过,大把大把的黏在一起,用一条粗抹布绑住了大部分,脸埋得太深看不见,衣服就是粗麻布,也是长年没有换过的样子,粗糙还脏,细长胳膊细长腿,看样子是挨了不少饿。怀里死死抱住个什么东西,害怕得拼命往墙上挤好像墙能把她吸进去似的。
这总不能是行凶者吧。
受害者三个大字都写在脸上了好吗?
【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root尽量用温柔的声音安慰。
女人听见了抬起头来。
我了个大草????
虽然脸上也是脏兮兮的还戴着一副同样脏兮兮的眼镜,但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另一个不正常的root啊!
世界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啊!
root愣在了原地。
对面脏兮兮的脸也可以看出她眼神里的疑惑。
【you got a name?】shaw问,打断两人几乎深情的凝视。
【fred……我…………我叫fred,好像是吧,我还记得……@*“+×”】后面的root和shaw都没听清。
fred声音极软极小,还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
root皱了皱眉,我好好一张脸怎么给你糟蹋成这样了。
依稀记得自己跟kate玩的挺好的时候遭到了shaw的嫌弃。
【如果你遇到一个长得很像的人,难道不会感兴趣吗?】
【不会。】
然而shaw现在在打脸。
【怀里的是什么?】shaw几乎用她这辈子没有的温柔的声音问。
fred抱紧了点,还不太相信眼前的人,哪怕是几乎和自己同一张脸的root。
【……这是我研制出的药,城市里的人都疯了,我要告诉angel但是我找不到他,还,还有cordy,wesley,gunn……我要把药给他们但是我*@“+ [ #'α ] ”】
fred说着说着比划了起来。
root和shaw早就神游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别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shaw拉起她的手要从楼梯爬出去,root走在前面凉凉的飘来一句,【她自己不会走啊?】
fred觉得那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很凶,还不如这个拉着自己的看起来很凶的人温柔。
fred把手缩了回去,用她的颤音问,【我们要去哪?】
fred还是有些抗拒的。
【你要是不跟我们走,迟早有一天会抱着药瓶死在这里,到时你救不了你的城市你的朋友。还会有虫子啃你的尸体,你的骨头最后会被水冲到各个地方去。】root有些不耐烦了,尤其是shaw对另一个“自己”显然感兴趣过头了。
产生了一种比shaw对kate还严重的嫌弃。
人家kate至少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活泼开朗。
而另一个自己凭什么就衣冠不整脏兮兮神经病还话唠。
shaw开着越野车在裸露的土地上颠簸。
root把手肘靠在开着的窗户架上扶额。
两人都心事重重的模样。
【你这解释技巧是跟reese学的吗?】shaw不满道。
root,【……】
【把她弄哭有意思吧?都哭了一路了。也不嫌饿。】
root,【……】
是这样没错,fred因为root“善意”的解释给吓哭了,一路跟着两人后面走边走边哭。
叫走路就走路,叫上车就上车,叫系安全带就系安全带,然而全程都抱着药瓶子哭。
怕root再把她吓到,shaw使出浑身解数使自己看上去听上去和蔼可亲,【er……那个……你别哭了吧。】
fred使劲收敛但还是委屈.jpg
【你不饿吗?】
【饿。】
【你想吃什么?】
【墨西哥卷饼。】
fred一个好端端的话唠硬是被两人吓得说话言简意赅起来。
shaw,【……】
【你!】root一气,回头喊了一声又要说什么,但是fred明显吓了一跳又瘪嘴要大哭,root赶紧安慰,【……这里没有墨西哥卷饼。我们给你弄点别的吃。】
两人带着fred找到当地一个十分简陋的旅馆要了一间房。
老板娘,【……】指了指fred,【这个样子的我要加钱。】
【……】老板娘嫌弃,【这么便宜还要三个人挤一间,神经病。】
root翻出了自己简易的行李丢给fred,【洗干净了换上。】
root留在房间做后备武力。
shaw去找东西吃了。
【ms.groves,你和ms.shaw发现什么了吗?】
【发现了一个大概需要帮助的人。】
【哦,那你们尽快把她带回安全屋,machine会跳出她的号码说明她正处于危险当中。】
【……好吧。】
harold坐在地铁里也感受到了满屏的不乐意,【……怎么了,有什么为难的吗?】
【没有,harold。不过对于你们可能是个惊喜。】
harold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好吧。】
fred洗了好久,久到shaw带回来了炸鸡,玉米面包,烤薄饼,抢来的烤串,甜茶,柠檬水,啤酒。
【sameen,我给你钱了吗?】root围着食物转了转。
fred撞开门,root的裤子和酒红色衬衫,黑色皮外套,包括短靴都在她身上没有任何违和感。
头发洗干净了,略长,脸也擦干净了,要不是脸上各种委屈害怕和时不时的傻笑,简直跟root没两样。
root更嫌弃了。
【啊!】fred一惊一乍,手里还是抱着药瓶子,【墨西哥卷饼!】
shaw递给fred一个迷你书包示意她装好瓶子,fred感激感动的接过去。
shaw被root瞪了一眼。
你那么上心干嘛!她那瓶子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你给我带了墨西哥卷饼,玉米,薄饼还有烤串加起来就是墨西哥卷饼我只要一样吃一口就是墨西哥卷饼,你要试试吗?】
shaw叵测,她有在真心问我名字吗?
root随手拿了半片面包就去窗户面前的桌子坐下用电脑。
倒是shaw和fred吃得很开心。
【fred……】root停下敲击的手指转身问。
【嗯?】
【last name?】
【其实我叫winifred burkle,因为我的爸爸……】
【够了。】
【好……】
fred天生是个好奇宝宝,凑到root身边看屏幕。
诡异,这个画面太诡异了。shaw想。
【你在做什么?】fred舔了舔手指头。
所幸root没看见否则又要嫌弃她了。
【我在给你做身份证和护照,买好机票明天就能回纽约。】
【回纽约?我们不去洛杉矶吗?这个也可以做吗我不用登记吗?你是什么人或许我可以帮忙……】
【你从洛杉矶来的?】
【是的,我就在那里长大的。】
【那就更不能回去了。】
【为什么?】
【你有危险,回洛杉矶就更危险了。】
【……】
扯,你就一本正经的胡扯吧。
shaw为了挽留一下空气里的尴尬,问fred,【瓶子里是什么?】
【三段式公式改变了现实世界的球形空间,还有种族歧视和奴隶制可能会重返这个世界,那一点也不好玩,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洛杉矶有一群头是绿的直径有50厘米的生物还有……】fred讲了十分钟还没有提到药。
root,【……】哼你高兴了吧。
【make her stop……make her stop……make her stop……】shaw在心里默念同时在心里给自己来了一拳。

评论

热度(47)

  1. 阿壳壳壳儿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