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what are words [ 正经的番外 ]

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我的邻居有毛病。
我的邻居是暴力狂。
番外比正片更受欢迎系列。
呵呵呵哈哈哈吼吼吼?!????
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系列……








shaw和root两人一手一桶油悠闲自在的在路上走的时候并不太在意旁边人的眼神。
shaw身手矫健的一腿跨进甲板,root紧随其后,shaw戒备心此时极低,被扑倒在甲板上的时候只能怨自己。
shaw松开了油桶掐住扑倒自己的人。
【嘿嘿嘿,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shaw看了看kate,又是那个五光十色的柯基。
shaw狠狠把她推开,自己站了起来,瞪着还在甲板外看戏无作为的root。
要不是root让开了,就kate这身手能扑倒自己吗?
kate自己站了起来,又往shaw身上粘。
shaw再次把她推开。
kate只能跑去找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root。
【她为什么总是这样?】
【她脾气不好。】root随意的把油桶也放下。
【总是脾气不好吗?】
root扶着腰,【对,总是不好。】
kate眯了眯眼睛,【我带了一个朋友来,她会不会弄死我?】
root撇了撇嘴,和kate站在一起看把一桶桶油搬去装好的shaw,【probably~】
root走到shaw身边,给她擦汗。
完全没必要啊。shaw这么认为的。
【放着吧,最后一桶我来。】root指了指kate,【她可是专门来找你的呢。】
root提着最后一桶油从甲板的楼梯下到了里屋。
shaw翻了个白眼想要回屋子里,发现root在楼梯底下对她笑了一下,然后把门锁了。
shaw,【……】有时间一定要教育一下那个神经病屋子主人没进门不能随便锁门。
要不是今天风大我早就踹门了。
kate已经溜达到shaw身边了。
【shaw,你是做什么的?】kate笑裂了问,【some kind of gyminstructor?】
shaw双手环胸做冷漠状。
【你不好奇吗?我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诶!】
shaw发誓她现在超想一拳砸在kate脸上,但就是她再烦,看着这张脸也讨厌不起来。
kate握住了shaw结实的胳膊,【你能放倒我吗?】
【能。】
【那么你会吗?】
【会。】
kate愣,【刚认识也会吗?】
shaw点头。
只见kate退了十米远掏出手机打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啊!!!!!】
又搞什么名堂,shaw更加生无可恋了。
【leo!你……】kate刚通电话,说了不到一句话,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hi.kate!】
shaw寻声望去,一个爆炸头的黑人身高有一米八但是气场大概只有18厘米。
kate像中了枪一样,脸皱了一下,推着leo往外走。然而事与愿违。
【holy crap!】leo朝shaw扑了过去,【kate!她看起来比你酷诶!】
shaw反手将leo摔到在地。
leo,【……】
kate,【……都叫你别过去了。】
【kate!我去你家玩会儿!】leo狂奔到隔壁的船再也没有出来。
root从里屋出来,搭在shaw的肩膀上,【怎么对新朋友这么不友好呢,sameen?】root从很多方面来说还是很喜欢kate的。
因为性格爱上shaw,自此对那张脸毫无保留。
kate明显不惧怕shaw的某种实力,又凑了上来,【what should we do?吃个饭?】
root猛的一拍手,【吃饭好,吃饭可以。】
kate皱眉,【可是我不会做饭。】
root一笑,【那可真巧,shaw也是呢。】
root把shaw推上前了一步,【you see?你们找到共同点了。】
shaw回头警告root,【别以为有外人在我就不敢打你!】
kate永远那么不见外,【我能去你家里坐坐吗?】
kate已经往屋里的方向走了半步被shaw拉住外套揪了回来,【不许去。】
shaw还是臭着一张脸。
kate终于发现自己被嫌弃了。然而厚脸皮的她还是没有放弃。
【hey,发生了什么,你可以跟我谈谈啊,你不能总是把人拒于千里之外。】kate指了指root,【除了她。你对她也那么凶啊?我是调解人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
【我们俩没问题。】
kate认为这是shaw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root站在旁边,看着kate对shaw的话给予否认,【没有,她对我可凶了。】笑,【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会感激你的。】
shaw终于忍不住了,root简直用生命在给她添堵,她是不讨厌kate,但也不想被她烦着。
一拳过去,root挡住了。
【你看吧。】root挡住之后对kate说,【这算不算家暴呢?违不违法啊?】
呵,在哪儿装小白兔呢!老子打死你!
两个人在kate面前打了起来。
kate第一次发现嘴上功夫那么没用。
但kate还是第一时间去拉开扭打在一起的shaw和root,情况其实是shaw撒泼揍人,root游刃有余的挡住。
【啊!啊啊啊啊……】
【别嚎了,冰敷两天就没事了。】shaw看了看kate被不知道谁错手揍了一拳,正好就在右眼。
root递过来冰袋。
【按住。】shaw将冰袋毫不留情的按在了kate眼窝,【敷15分钟,停半个小时再敷。】
【sameen,你真是不小心。】
【这拳不是你打的吗?】
【sweet heart,这回我可不让着你了。】
【谁要你让了!我打的我会承认,这么浅的伤口不是我打的!】
kate,【……】
【我刚刚可没用到拳头。】
【我一只手也能弄死你。】
【问问machine?】
【走!】
kate,【……你们可以问我啊。】
经常在某种无聊的问题争论起来的两人,双方都知道无聊但一定要争个对错。
过日子嘛。
找乐子嘛。
kate悲凉的在甲板上吹了十分钟的风然后委屈的回了自己的船。

评论

热度(41)

  1. 阿壳壳壳儿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