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疑犯追踪】what are words [ 第二十八章 ]

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大概再有个两章能结束这个故事了。

c28
root将拖把撑在地上,把手放在杆上,穿着除了除了abpopa跟其他ms.cuper一模一样的工作服。这衣服质量真差。
【我真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在这种情况睡得这么沉的。】root进了shaw压根没法锁的门,看着shaw睡得四仰八叉,没心没肺。
【root!why are u here!】
【wrong question.honey.】root相必刚刚轻轻的一句话把shaw吵醒了,但她作为viecent cuper的三伯父的第十三个堂妹的哥哥的第四任妻子,没空来跟shaw谈情说爱。【吃完早饭之后,你应该出去走走。】root扛着拖把出去,【三楼,找人谈一谈。】
【wait.who?】
shaw赤脚追到门口。
【you'll know when you see her.】
吃完了说不上哪里奇怪的早餐,或者说每一顿说不上哪里奇怪的饭。
在走来走去神神叨叨,摊在沙发上看电视却眼睛放空,翻着书却并没有在看,靠着墙一根一根的按着自己手指的人当中,shaw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需要跟她谈一谈的人。
她太过特别,她坐在一副摆好的国际象棋面前,像是等着什么人来跟她下棋。
她之所以会吸引到shaw的注意,是她实在是长得太吓人了。
她时不时的尝试握紧拳头,但没有一次成功过,她裸露出来的皮肤坑坑洼洼,像被什么东西啃过一样。
【give me something.】shaw还没靠近她,只是远远站着。
【well.这位cherry edith.i guess.】shaw可以听见harold敲键盘的声音。【她被送进去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D机构的又一大恶行。哦,她的智商很高,ms.shaw。2004年,她分析了邻居ethan的着装,握方向盘的姿势和汽车尾气的排放,告诉ethan的妻子他有外遇。and it's true.同样的事情发生在2005年,2011年,2013年,2014……】
shaw,【……】
【她的父母带她搬了十六次家,去年就把她送来了这里。】
shaw看了看棋盘正前方有监控,【you busy?harold?】
cherry声音沙哑,看shaw坐下之后便说,【don't ask.we would never escape.】
shaw按照harold的提示走棋,慢慢和cherry玩了起来。
【you look like a samrt person.what happend to you.】
shaw低声跟她交流。
【you have no idea what happend to me.】cherry专心走棋,坑洼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不要想着逃出去,那么你可以带着你漂亮的脸在这里死去。】
cherry看起来是这些患者中唯一一个清醒的人,她看起来非常消瘦。
shaw认为她一定尝试过逃出去,然后收到了非常大的伤害。
也许abpopa发现了她的聪明,认为她是个威胁。
【what's going on?cherry.】
cherry似乎很惊讶shaw知道自己的名字。犹豫了一下,开口道,【play the fool.you will be safe.】cherry起身,【少吃点饭。】之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root似乎并未取得多大的信任,她并不是畅通无阻的,她能去的地方和shaw差不多,比如她未被授权去顶楼,尽管她可以篡改代码把自己带上去,但她不清楚顶楼有什么样的威胁,那个地方没有监控,还有食堂,她的工作领域不在那儿。
【hello.shaw.you better?】
shaw被找去和abpopa谈话。这个女人真是不厌其烦。
【maybe.】
【sit down.shaw.】
shaw搞不清楚这女人为什么有那么多话跟自己谈。
【你跟cherry聊了些什么?】abpopa问道,显然她没装监控,但到处都是她的眼线。
【who?】
【跟你下棋的那个丑女人。】
shaw发现一个问题,abpopa在别人面前总是扮演着天使,但她好像知道shaw不信这套一样,从不在shaw面前假装什么,一直都是非常狠毒,多疑和充满不信任的样子,shaw认为那就是她的真面目。
harold能从监控里看到的信息很有限,几乎都是行为非常诡异的患者。
毕竟john没有机会在办公室或者其他地方按监控。
【nothing.】
【keep away from her.】abpopa和shaw谈话时似乎已经厌倦了时刻微笑。【你是一个聪明人,shaw。after cherry.】
shaw,【……】
【你们总是尝试挖掘什么,你想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吗?】abpopa突然冷笑,【i can tell u.and i don't want u to be next to her.】
【she found something.】abpopa掌握着谈话的主动权,【我把她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掰断。】abpopa笑了笑,像是回忆起十分令人骄傲的事,【然后把她关在了小黑屋。和饿狗一起。】
【如果不是她的父母有钱并且仍在关注她的消息……】abpopa停了下来,露出微笑。【i am kindda like u.shaw.i don't want to hurt u .so be a good girl.】
shaw才来第二天,还没满24小时,abpopa已经原形毕露并视她为眼中钉了。
shaw出去时,看见root在办公室不远处扫地。root一直在外面看着并参与谈话。她不想shaw的生命收到一点威胁。
【found something……】shaw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cherry到底发现了什么秘密才会惨遭毒手。
【ms.groves,也许你该找个机会再跟cherry女士谈一谈,她是重要人物。】harold不敢让shaw冒险,就把任务交给了root。
shaw的第三顿饭是午饭,这里的伙食很丰盛,shaw找不到理由不吃饭。
【sameen,员工餐和你们的餐是分开煮的,食材一样,但是是在不同的厨房煮的。也许你该听cherry,少吃饭。】
她发现牛排,蔬菜等等都有沙拉,她搅起沙拉闻了闻,然后舔了一小口,微苦。
皱起了眉毛。
这里的患者总是口干,嗜睡,四肢无力,头晕,食欲大,外周水肿。
shaw放下餐具。把餐盘推远了些,起身就要走。
ms.cuper们都在同一个大厅吃饭,好盯着患者们。
一双手使劲的压在的shaw的肩膀上,abpopa凑在她耳边,非常凶狠的咬字,【eat them!all of them!】
shaw几乎想要反抗。但她看见人群中cherry冲她比了个口型,【eat.】和root远远的低眼看着她,然后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shaw顺意坐了下来。
【那是olanzapine!顿顿吃的话会……】shaw关上房门便解释,那语气也是相当委屈。
harold,【i know.你最好……】
shaw走去浴室催吐。
本来她挂掉了所有人的电话,但root的声音还是响起了,并且情况非常紧急。
【stop!shaw!abpopa朝你那边去了!还带了三个女保镖,加起来有半吨!】
shaw随意冲了脸,还在湿嗒嗒的滴水。
【oh my god……】harold总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信息,此时他心里也是担心。
abpopa进门之后,保镖之一就冲进来掐住shaw的脖子摁在了墙上,另一个堵住了门。
shaw四肢被固定住了,那个吨位的人连shaw都没办法挣脱。
root耳朵里全是harold叫她如何如何冷静的话,也并不理会,气势汹汹的就要去救shaw.
【我怎么告诉你的,shaw!在这里你只有顺从。你发现了什么?】
shaw没说话,脖子又被掐紧了一点。
【what did u find!】
root快要到shaw卧室时,发现laulern,abpopa的助理拿着电话在敲门,并且进去了。
root赶紧停在了走廊。
abpopa瞪了助理一眼,问什么事。
【john reese。】
【who?】
laulern指了指shaw,【her father。】
abpopa看着呼吸困难的面瘫shaw。
轻快的接起了john的电话。
【can i help u.mr.reese?】她的声音非常温柔。虽然john看不见但脸上却是一副慈祥的微笑。
【i need to talk to my dauther.】john语气平和,尽量假装不知道shaw正经历着什么。
abpopa示意旁人把shaw松开。
【what happend?mr.reese.】
【她妈妈发病了,想要跟她说话。】
【当然,请稍等。】
abpopa摁住话筒。
随从保镖将shaw的手掌平摊在了桌子上,然后取出一把刀,告诉她敢乱说什么,就戳穿她的手掌。
【dad?】shaw甚至没有一丝颤抖。
【listen,shaw。她永远不会相信你。实施plan B.今晚就要去她的办公室看看,顶楼的房间,洗礼的课程,小黑屋。都要尽快搞清楚,否则你会没命的。root will be with u.】john冷静的说话,等shaw深入敌人内部早就半身不遂了。shaw不懂得妥协,也不懂得怎样轻易得到别人的信任。
【i love u too.mam.】shaw冷静的回复,手机从她耳朵旁边拿开了。
root撞门进来,一副惊讶的小媳妇模样,【what happend here?!should i call the police?】
abpopa冲她笑了笑,【no.no cops.it's all fine here.】然后带着一行人出去了。

评论

热度(40)

  1. 阿壳壳壳儿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