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 (二)

Noramyw:

“你的钥匙呢?”


Root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在问她。


大概是到房间了?Root想,她晃了晃脑袋,陡然感到一阵温暖垫在后头。




(Shaw猜想Root要是撞成了脑震荡,她那份薪资可怕的工作就会丢了。)




“甜心,你真体贴。”


Root本能地向热源靠近,她伸手揽了一下,没抓着。


Root歪着头,努力地眨了下眼睛。




(Root的引诱对Shaw没用,况且,那女人清醒状态下都不知道该怎么正确地眨眼。)




“算了。”


Root听见她的女朋友不太高兴地说。


“听着,你睡浴缸。”




(旁边就有马桶,Shaw想着,拉着Root换了个方向,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对面自己的家。)




“浴室play?”


Root迟钝的大脑计算着,她觉得自己的手脚比平常还要长,这有点碍事,让她走路磕磕绊绊的。


Shaw就没有这种苦恼。真好啊。




(Shaw懒得纠正醉鬼的想法。)




在摸到门把手的时候,Root倚着那儿停了下来。


她隐隐看见女人的不耐烦的脸,Root笑着将她拉过来,响亮地吻上女人的脸颊。


“别生气,亲爱的。”




Root被猛地推了一下,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碰到了她的手。


突然地,Root的喉咙泛起痒意。


她吐了。




(Shaw翻了个白眼,一脚把卫生间的门踢上。)




Root睡了一会儿,她觉得自己精神多了,只是手脚还有些发软,东西也看不清楚。


不管如何,Root挣扎着爬了起来,打开了某个可能是水龙头的东西,洗了把脸,接着她把衣服脱下,跌跌撞撞地往外走,摸到门把手的时候,Root大声地笑了起来。




“亲爱的。”


Root隐约看见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那应该是床。


她扑了上去。




(Shaw被吓醒了。)




“居然记得把脏衣服脱了。”


Root听见她的女朋友这么说。


她有些疑惑地仰起脑袋。




Root被踢了下去。




“你怎么和Shaw一样!”


Root晃了晃头,本能地揉了揉臀部。


难道喝醉了性格也会变差?




“Shaw怎么了?”




Root听见她的女朋友问道。


她抓了抓头发,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只能嘟嘟囔囔地回答。


“她脾气不好。”




“还有呢?”




“暴力,讨人厌,随便约炮,整天加班,上次波斯新年她就是在医院过的!亏我按她的习俗准备了七道菜,七道菜!累死我了!”


Root说得越来越起劲。




“那你为什么总是缠着她?”




“她可爱啊。”


Root毫不犹豫地道。


话说出口,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妥,但管他的,反正Shaw又不在。




“神经病。”




“Shaw也老是这么说。”


Root皱着眉,努力往床上爬。


“改天我一定要把她绑起来,塞住她的嘴。”




(Shaw把几乎要爬上来的Root再次踢了下去。这次Root似乎懒得挣扎,趴在地板上,很快就睡着了。Shaw看着她,又看看显示凌晨四点的手机屏幕。她忍着怒火笑了笑,从床头柜里翻出了绳子,将昏睡的Root绑了起来。大不了,Shaw今天自己睡沙发。)




TBC

评论

热度(366)

  1.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