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四)

Noramyw:

Shaw从手术室出来,就看见John Reese坐在外面等她。


他叹了口气。


“你得帮我个忙,Shaw。”




“不行。”


Shaw说道。她的同事Cole从身后走出来,看见Reese时他的步子猛地停住了。


“男朋友又来接你了?”




Shaw僵硬地点了点头,John走到她的身边,适时地搂住她的腰。


Cole像只忧郁的小狗一样走开了。




“拜托,起码先问问我发生了什么。”


John立刻松开了手。


“女朋友。”




她真是欠他的。




“好吧。我下班了,去酒吧谈。”


Shaw不得不同意了,眼看着John Reese变成一只欢快的小狗。


独门秘技,她偶尔(不是经常,绝对不是经常)会把周围的人都想象成狗,这样和他们相处起来容易多了。




酒吧。


Shaw照旧点了杯威士忌,John摆了摆手,什么都没点。


他们坐在角落里,算是给John提供一个良好的谈话环境,之类的。




“我还以为你最近酒精成瘾呢?”


Shaw撇了撇嘴。




“我被约了。”


John Reese低着声音说道,他盯着Shaw。


“Harold Finch,记得吗?你昨天把我丢给了他。”




“就这样?”


Shaw翻了个白眼。


“他看上去挺会照顾人的,你刚好失恋,答应他好了。”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而且我不是Gay,Shaw。”


引起Shaw内疚的策略果然失败了,Reese内心叹了口气。


“问题是我不知道他是因为知道我失恋想安慰我,还是,真的想约我。你知道吧。这很尴尬,我不能直接问。我是说,Harold人很好,也很英俊,但我不是Gay。不过,如果他只是想当朋友,我会很高兴的。你知道,律师所其他人都,委婉地说,一群混蛋。”




“你不是Gay?我一直以为你和你那个同事,Snow,搞过一阵。”


Shaw很惊讶。


“你们俩好得跟什么似的。他和Kara分手之后,还在你家住过一阵子呢。”




“拜托,我也没以为你和Root一直在上床啊。”


John Reese回嘴,但说到后面,他有点不确定。


“你们没有,对吧?我是说,Root是Gay,你也不在意性别,你们关系好得不寻常......”




“我们没在操。”


Shaw翻了个白眼,她决定把话题拉回去。


和Root上床这个想法让她整个人都觉得怪怪的,非常不舒服。




“所以,你想知道Harold是单纯想安慰你,还是别有所图。”


Shaw总结道。


“要我怎么帮你?”




“Root是Thornhill公司的首席技术顾问,对吧?”


John Reese咳嗽了一声。


“她对电脑很有一套。”




“你自己打电话给她不就完了。你们俩挺好的,你昨天不还陪着她去参加派对吗?”


Shaw眨了眨眼,不太明白。


“她最喜欢挖人隐私了。而且,说不定Gay达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呢。”




“这事情有点违法,恐怕Root和我没铁到那份上。”


John Reese叹了口气。


“我永远只是她的第二选择,她昨天肯定是先邀请的你,对吧?”




Shaw撇了撇嘴。




“她才不在意违不违法。况且,你是个律师,万一出事了,你知道该怎么办的。”


Shaw耸了耸肩,不打算当这个中间人。尤其是经过昨天的事情(Root说她坏话,Shaw绑了她)之后,她觉得Root会和她闹上一阵别扭。


“你就是怕欠她人情。”




“拜托,Shaw,Root最听你的话了。”


John Reese讪讪的。


“上次圣诞节假期,你嫌冷,她就订了去迈阿密的机票。”




“你以为她会白干?回来我得给她画画,我他妈已经十年没碰过画笔了,她还动来动去的。”


Shaw一口喝干了酒。


她的目光游曳着,最终瞄上了吧台旁的一个翘臀,男性,精瘦,笑容也不惹人讨厌。




“昨天是你把我丢给Harold的,从法律上来说......”


John Reese被打断了。




“别‘法律’我,马桶侠。”


Shaw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一张Reese抱着马桶的照片。


“作为假扮男朋友的酬劳,我会把这张照片删掉。但其他事情,我不参与。要不,你自己给Root打电话,要不,你就直接去见Harold一面,当面说清楚。反正他打不过你。”




John Reese看着Shaw站起来,往吧台那儿走,端着她标志性的约炮笑容。


见色忘义。他诅咒她今天晚上约不到。




Shaw成功把Thomas带回了自己的公寓,一如所料。


她没开灯,借着那气氛急切地把他拽向卧室。


Thomas用力地把她推到了床上。




Shaw被接住了。


搞什么鬼?




“停!”


Shaw喊了一声,她肘击了身后的人,摸向床头灯。


光照耀着卧室。




Thomas尴尬地抓着上衣下摆,缓慢地把手收了回去。Shaw坐在床上,抓着头发,看着捂着肚子的Root翻白眼。


“Sameen,我们得谈谈。”




“你女朋友?”


Thomas退后了几步。




“不是。”


Shaw说道,低头看Root的脸色——她的眼睛湿漉漉的,显然是真疼。


她想说活该,但没开口。




“肘击?真的,你明明知道是我吧。”


Root瞪了Shaw一眼。




“Root,从我的公寓滚出去。”


Shaw翻了个白眼。


“我们谈过的,带人回来的时候,任何事情都得往后放。不,我没时间陪你看电影,也没时间帮你在衣柜里找那件蓝色裙子。”




“你不能逃避问题,Sameen。”


Root就知道Shaw会这样,她就是不喜欢谈话,就和猫不喜欢下水一样。


“你不能在我们操了之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还带人回来。”




什、么?


Shaw望向Thomas,那男人已经从房间门口消失了。


她咬了咬牙。




报复,这女人绝对是在报复。




TBC

评论

热度(416)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