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 (五)

Noramyw:

“Root。” 


Shaw这么说,她伸出两根手指捏了捏鼻梁。


Root忍着腹部的疼痛爬了起来。




Shaw抓着她的手臂,稍往上提,Root甩开了她的手。


“我可没那么脆弱。”




“是你之前向我抱怨的。小孩子。”


Shaw翻白眼。Root已经坐了起来,一边还在揉小肚子。她的头发有些乱,眼睛有些委屈,穿着她所谓的“放松用”蓝色纯棉睡衣(老土)。




“现在Thomas走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也滚吧。”


Shaw叹着气,内心有些可惜。


“下不为例。”




“不,Sam,我们得谈谈。”


Root顽固地抬眼,用上了她的责备口吻,就差没抓着Shaw的肩膀猛摇——她看上去是认真的。(“Sameen”代表绿灯,一切安全;“Shaw”代表黄灯,她可能提出荒谬的建议,Shaw可能会很喜欢也可能需要打醒她;“Sam”代表红灯,这种时候Root会想要“谈谈”,然后烦Shaw到死除非她得到了想要的结果。除了最常见的安全词来给Root的称呼分级这一点有点怪怪的外,Shaw一直很自豪她的见微知著。)




Shaw眨了眨眼睛,这倒是很奇怪。


等一下......不会吧......


“我们没有上床。”




Root露出了一个吃惊的表情,随即恍然大悟地叹了口气。


“好极了,我们现在处于‘否认事实’的阶段。”




“......你有什么证据我们上过床?”


Shaw提醒自己不能一拳揍上去,否则Root只会认为她是恼羞成怒了。


“在你电脑里发现了我们的小电影?”




Root的表情凝滞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你还录像了?起码告诉我你给文件加密了,拜托。”




“什么?我?别他妈开玩笑了。”


Shaw立刻摇了摇头。


“还有,我们、根本、没有、上床。有哪一个词组你是听不懂的吗?”




Root不信地摇了摇头。


“我在你家醒来。”




“......你一个月有半个月的时间都在爬我的窗户。”


Shaw看向没关好的阳台门。


“这是你为什么买了我对面的公寓,记得吗?方便监视我。”




“是照顾你。”


Root撇了撇嘴。


“你冰箱里的牛排还是我买的。”




“我没让你买。”


Shaw咳嗽了一声,尽管她不得不承认Root优厚的薪水和出乎意料的好品味,的确是Shaw能忍受她的介入的一大原因。




“而且我是全裸的。被绑着。”


Root继续道,不怎么高兴地皱了皱鼻子。


“用的是你的性爱道具,Sam。你用之前洗过吗?”




“那是因为你很烦人,还有它就在床头柜里,顺手。”


Shaw没有回答后一个问题。


“你喝醉了,我把你扔进卫生间,你不知道怎么脱光了衣服爬到我的床上,我就把你绑了起来。我为此睡了一晚上沙发,看在上帝的份上!还有,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性爱道具而不是......算了,我要把阳台封死。”




“那是为什么你看上去腰酸背痛的样子......”


Root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目光别向地面,咳嗽了一声。


“你知道,如果你封阳台,我就撬锁。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等等,你被全裸地绑着,然后你认为你还能对我做什么?”


Shaw皱起眉,Root逃避了她的注视。


“你个白痴。”




“你会很惊讶我被绑的时候能做的事情的,Sameen。”


Root立刻回嘴道。


紧接着,她觉得有点不妥,幸好Shaw只是翻了个白眼。




气氛尴尬了一会儿。




“所以......还是好朋友?”


Root先开口道,她往Shaw那儿挪了挪,Shaw没后退。




“我们不是朋友。”


Shaw推Root的肩膀。


“只是你不肯不缠着我罢了。滚回去睡觉。”




“我欠你一次。”


Root无视了Shaw不重的力道。


“那个,呃,不管他叫什么名字的男人,看上去挺不错的。”




“怎么,你要给我找一个?”


Shaw叹了口气。


那只可能是一场灾难。她不信任Root的眼光,在挑选男人或女人上。




“绝对会是你上过之中最令你满意的一个。”


Root笑了起来,她能弥补好这个乌龙。


“我很会挖资料,亲爱的。”




“哦?正好,John让你帮忙查一个叫做Harold Finch的男人,三十岁左右,在你喝醉酒的那个酒吧楼上当大堂经理,不高,戴眼镜。”


Shaw被那声“亲爱的”叫的难受极了。Root就是这样,烦人。




“一见钟情?这对他治疗失恋有好处。”


Root点了点头。




“不,John不是Gay,你个白痴。”


Shaw忍着笑,她就知道Root会这么说。


“他只是想知道对方是不是,好确定该如何对待那个Harold。”




“这么纠结的想法,你确定他不是Gay?可能处在恐惧自己身份的阶段?”


Root推了Shaw一把,盯着她悄悄上扬的嘴角。


“我知道你跟我看法是一致的,Shaw。”




“他说他不是。”


Shaw耸了耸肩。


Root挑了挑眉,一边偷笑一边自然无比地躺了下来。




“滚下去。”


Shaw踹她,Root灵活地躲开了,眨着眼睛看回来。


“可是我已经捂暖了这一块地方,Sameen。”




“没人让你这么做。我要睡觉,Root。”


Shaw捏她的脸。


这只棕毛的狗是可以随便揉的。




“难道只有我全裸被绑着,才能留在你的床上?”


Root顺势蹭了过来,笑得十分可恶。


Shaw伸出手指,警告式地掐她的鼻子。




“别乱说话,Root,你还欠我一场性爱。”


“......”


“滚。”


“明天见,Sameen.”




TBC


 

评论

热度(367)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