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what are words[欠下的番外]

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欠下的番外还回来了
fred和kate的剧情会占一部分
以及肖根还是用生命在嫌弃自己的二重身





番外
永远不能在harold身后吃早餐。John生存的原则之一。
Harold总是毫无预警的跳起来,或扫一下胳膊,或猛的转身。
John第六次在边吃早餐边看Harold用电脑,就连掏枪的时候都不到,手上的三明治被Harold一甩手甩了出去,手里只抓住一片沾满沙拉的生菜。
三明治已落入bear口中。
【Ms.groves ,Ms.shaw?我需要马上知道你们的位置!】
John扔掉犹豫着是把生菜给不吃bear还是干脆就生菜下肚当早餐的时候,Harold好像中了邪的急着把两位女士召唤回来。
思考之后,John一边嚼着生菜一边问,【why.finch?】
root,【安全屋。】
shaw,【at home.】
【ms.groves.我需要你马上远离fred.】
root皱了皱眉,machine看来先通知了harold.root嘱咐了几句就下楼找地方待着。
【both of you.stay here.don't move unless u see john.】harold已经派john去接两人回来。
刚要出船门的shaw退了回去,【怎么回事,harold?】
【your numbers' up.both of you.】
root在离安全屋两条街的咖啡厅坐下。
shaw在屋里里整理武器。
fred被告知待在安全屋哪里也别去,他们总是这样,一言不合就走人,fred已经习以为常了。
shaw在屋子里躺下,听见桥上有脚步声,啊,kate去上班了,之后便是两个人的脚步,非常杂乱,不用说,又是小黑Leo来了,跑那么快一定是又迟到了。
可以说一切都和谐平常得诡异。
【oh……hell no……】harold像是收到了什么信息,不好的信息,连手指都凝固了。
shaw和root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harold这样的语气说明一定有更糟糕的事情正在发生,而他们全然不知。
【Kate reed and fred burkle.their numbers' up.】
shaw马上冲到隔壁船,kate被劫持的痕迹实在是太明显了,还在通话中的电话被丢在了桥上,包里的文件,钥匙等都被随意扔在一旁,散了一地。
该死!自己竟然没听出来那脚步声是Kate被掳走的声音,都怪那家伙平时太不像话。
root也立马赶回安全屋,门大开,里面的桌子椅子资料一塌糊涂,看来fred抗争过,root快步走向沙发角落的小书包,fred一直很宝贝的药瓶子。
【fred把她的药瓶子丢下了。】
harold顿了几秒,脑袋一片空白,【看来她意识到了有很糟糕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了。】
几人快速的赶回地铁,shaw到时,所有人正巴巴等着她。
【看样子是有人冲着你们来,但是抓错了人。】John用他阅读理解名词解释的超凡概括能力说清楚了一整件事。
【这是今天早上的监控,Mr.Reese说的没错,她们是被同一伙儿掳走的。】John分析了两伙人相同的服装,武器,作战模式之后几乎肯定了下来。
【government.】shaw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监控。
【i bet you pardon?】harold不知shaw为何那么肯定他们是政府的人,但他知道shaw一定看出了什么。
【他们是USMC,这个纹身。】shaw指了指视频中某条裸露的胳膊,【我也有。】说着撸起袖子,指给大伙儿看。
shaw皱着眉,【control.she want something……from us.】
kate被套着黑色布袋,双手被反绑,在一辆车上移动。
天?我没犯什么法吧!没有啊!我惹上黑道啦?不知道laulren愿不愿意拿钱赎我。
虽然害怕但最终也是忍着没哭的kate被转移到了另一辆车上。
fred和kate互相看了好久,她们都是汇合到这辆车上的,车里人少了许多,同车厢的只有两个举着枪的半吊子胡渣男。
两人没敢说话,只是面面相觑看着对方窃窃私语。
fred,【you are not shaw?】
kate,【and you are not root?】
【嘘……如果被他们发现抓错了人,我们马上就会死在这。】fred提醒道,【so……being shaw and don't be afraid.OK?】
kate看着fred一副弱不禁风,表情温润一点也不凶悍,本来还想去安慰她,她倒先安慰起自己来了。
两人黏在一起,乖乖的不敢造次。
【大哥,这俩人据说是特工,你说政府那帮傻子是不是抓错人了,这俩妞哪里看起来像特工了。】胡渣男之一盯着两人看了很久。
瘦的要被风吹走的fred和穿着白衬衫黑短裙的kate.
【关你屁事,我们拿钱做事,只要把她们送去东郊化工厂就行了。】
kate和fred并没有在意他们在聊什么,kate正在用手上的银镯子刮fred的捆绑绳。
【哥,这俩妞长得不错……要不……】
fred挣断绳子,正好两个大男人扑了过来,kate还没尖叫,fred已经摸出电击枪把人电晕了。【don't touch my friend!】
kate,【……】
fred前一秒还面露凶狠,后一秒已经笑着看着kate,挠了挠头,【我从那个可怕的我身上偷来的。】
两人摸了摸四壁,根本出不去,门锁得严严实实。
【……看来我们只不过是躲掉了一个小麻烦,后面还会有大麻烦的。】fred淡定的指出,好让双方都有个心理准备。
【只要我们什么都不要说,打你也不要说,你一定要活到root和shaw来救我们。】fred安慰道,但她马上意识到那对kate来说并不是安慰,kate已经快要失控了。
fred经历过很多事情,但她意识到她不是孤军奋战,她还有要照顾的人,必须硬朗起来,一个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的智商担当。
kate,【are we gonna died here?】她这一辈子两个生死攸关的坎儿,一个是她出生的时候,另一个就是现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才不要顾虑什么形象,我要哭……】
kate眼眶里已经都是泪水,离哭只需要一秒。
【it's OK!i will keep you safe!like shaw .】
kate摇了摇头,【shaw对我不好。】
fred震惊,【but she is nice to me】
kate露出我好羡慕你的表情,【不过root对我很好。她跟你很像,有时候像个天使。】
fred,【are u kidding me?!】
两人说着悲惨史和得意史,车一停,门马上就被打开了。
【don't cry!being shaw!don't die!】fred马上又嘱咐道,她有对付坏人的经验,但kate没有,【肩膀放松。】
【what?】
开门特工模样的两个男人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胡渣男,不以为意的看了看kate和fred.
两人被搜身,确定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然后又被绑在了工厂的椅子上。
一个胖胖的不太友善的女人走了进来,单独进来的,但门外守着大量的人。
【我的人说没费多大劲就把你们绑来了。有些迟钝了,agent shaw.】control看了看卷发,一副人民好公仆模样的kate,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你的机器又让你做了什么?】
【what do you want?!】fred看control一来就盯上了kate,不知道她能不能应付过来,忙转移了话题。
【you tell me ,让你神通广大的机器告诉你。】
fred,【……】
control看两人都没搭理自己,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告诉我那两货车炸弹在哪里。】
fred,【what?】
control露出感兴趣不可思议的表情,【怎么,你不知道?这可是machine指导你亲自去偷的。告诉我你把他们放在哪里,我可以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
我去,root竟然偷炸弹!
【you got anything?root?】
shaw早已收拾好一堆武器,大有要把人老巢都端了的架势。
【nuh……machine只能追逐他们的车到加油站。】
【或许你可以直接把两车炸弹直接送到control办公室下。】
root难得翻了个白眼,【好让她们直接葬身在枪口下吗?sameen?】
shaw也接了个白眼,【好比受过毒打再死吧?】
root,【……希望她们不要太早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control发现她们不是你和我……】
【they will die too.】
control绕着两人走了一圈,【我知道,折磨对你们没用。】
fred,kate……简直松了一口气,太棒了,多亏root和shaw流传在外的壮举。
【所以我把你们都找来了。相信你们不能忍受心爱的人受一点伤害,鉴于agent shaw有反社会人格,那么……】control笑眯眯的看着fred.
等等,kate花了点时间才想明白,而fred早就搞清楚逻辑并忧心的看着kate了。
shaw有反社会,对疼痛一向无感,对正在受伤害的root可能不会有多大的反应,至少control是这么认为的,相反root可是人尽皆知的谁敢动shaw一根毛就能把他活活整死的护妻专业户,折磨shaw的话root一定会暴走,并且只有她才知道炸弹的位置。
?????倒霉的好像是我来着???
强烈的悲伤和害怕的冲击下,kate简直不知道怪谁了!是怪自己和shaw长得太像,还是怪root偷炸弹啊!
control掏出电击枪,对fred说,【你喜欢的。】也有那么点公报私仇的意思,谁叫root为了找shaw发神经电自己呢。
kate瞪着眼睛,告诉自己别哭,哭了就会死。然而眼眶已经火速的红了。
【wait!】fred看不下去了。
难得kate已经做好了准备。
【i'll tell u.leave her alone.】fred在脑海里疯狂的搜索地图,找出哪个地方比较适合瞎掰的。
【keep going.】
【machine wants me to tell you.send us free,then i'll tell u.or i explode it.】fred像模像样的说,压低声音,戏谑无所畏惧的语气。如果她有筹码,事情就来得容易得多。
control思考了一会儿。【my man will watch you.】control见识过machine的神通广大,接着招呼两个持狙击枪的特工进来,给两人松绑。
fred胡乱报了一个位置,control半信半疑的带着人马出去了。
两人站了起来,两个特工突然头痛欲裂的样子,摘了耳麦。
【what the hell……】
root破解了control手下互相联系的秘密信号,偷偷连了进去,干扰了一下信号。然后就偷偷的打了摩尔斯码。
fred表情凝固了很久,然后视线穿过两个特工的肩膀笑了。
两位特工一下子毛骨悚然,root的神经壮举他们是听说过的。
这个表情说明machine派的支援到了。
两位特工持枪,看fred笑得越来越诡异。终于忍不住转身。
【now!】
fred早先教过kate,如果有机会,往人脖子后方的凹处,或者痛击大动脉使他们缺血缺氧。
kate跳起来痛击前面特工的脖子……
fred面前的特工倒下了,kate面前的没有。
kate,【……】fred说打太重会死人……所以没敢下重手。
特工转过来把枪对准kate。
又是一声枪响,fred捡起倒下特工的枪,瞄准了特工甲的膝盖。
kate,【……tell me i am not only human here.】
【john told me.the knee……】
fred指使kate,两人将特工丢弃的耳麦戴在自己耳朵里。
【can u hear me?】root问。
fred笑,【yes.i can.】
root,【kate?】
【are u guys talking though the urbeats?】
shaw,【……】又来犯傻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评论

热度(57)

  1. 阿壳壳壳儿天王盖地虎,我腿长两米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