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六)

Noramyw:

John Reese在下班时分收到了未知来源的短信。


地点是他上次和Shaw去的酒吧,时限是他打车带跑步刚刚赶得及的长度。


所以,这是Root。




感谢Shaw,他就知道她是个贴心的好女人。


Reese在匆忙地跑进酒吧时内心想着。


Root翘着二郎腿坐在吧台上,喝着柠檬水,刚刚好拒绝掉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Reese坐在她旁边时,被那男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John Reese,西装侠,律师界正义的化身,用途广泛,包括不定期充当两位女伴的挡箭牌、陪酒以及保镖(有偿)。


“所以...Harold...”




“是个像兔子般可爱的男人。”


Root挑了挑眉。


“我批准你追求他。不,鼓励。”




John Reese缓慢地叹了口气,他心里隐隐也有这样的预感,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无目的地向陌生人邀约,尽管Harold看上去那么友善。


他得拒绝他。




“我不是Gay,Root。”


John Reese苦闷地要了杯酒,Harold的事情是他这两天逃避思考Jesscia离开的借口。


某一小部分的John希望能依靠Harold的友情走出去。




“真的?”


Root看上去非常吃惊。


“要知道,你是Gay这一点,是我们友情最坚实的基石。”




“我以为这‘基石’是Shaw?”


Reese同样讶异,难道Root是真心将他当作朋友看待的吗?


他咳嗽了一声,或许他们可以来个朋友之间的真心谈话什么的,他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个好朋友倾诉,而且Root看起来并不铁石心肠。




“当然不,大个子。”


Root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外地温柔。


“你是Shaw的朋友这一点,非常、令人、讨厌。”




John Reese的心情很复杂,他决定向好的一面看。


“Shaw认为我是她的朋友?”




“她永远不会承认,但是,你对她来说是个可靠的哥哥。”


Root拿走了Reese手中的酒杯,笑了一下。


“所以你会帮她的忙,对吧?”




John Reese眨了眨眼睛。




“私下调查别人有损声誉,你欠我一个人情,John。”


Root也眨了眨眼睛。


她指向酒吧里的男男女女。




“我欠Shaw一个约炮对象。现在,帮我挑一个你认为Shaw会喜欢的,我来调查背景。”




“我一点也不想问原因是什么。”


John Reese叹了口气,他怎么敢相信Root约他出来只是给他情报那么简单。但不管如何,这总比呆在公司或者他空荡荡的公寓要来的好。


“那个男的怎么样?身材不错。”




Root拿出手机,给那位男性拍了张照,接着低下头把手机调成了“一大堆看不懂的绿色代码”模式。几秒之后,她向Reese摇了摇头。


“Gay。”




“那个女的呢?很有气质。”


Reese满怀信心地指了指一个金发的姑娘。




“不是Gay,恋爱中,性癖好正常。”


Root撇了撇嘴。


John思考着是哪一个形容词让Root露出那样的表情,上帝保佑不要是最后一个。




他们花了两个小时。


John Reese揉了揉眼睛,他已经分不清那群人的长相了。




“振作点,Shaw是比较难以满足。”


Root给他找了块温毛巾盖着眼睛,似乎心情不错。


“两种意义上都是。”




John Reese一点也不想知道Root是怎么知道的。




“我觉得是你太挑剔了。”


John Reese叹着气,毛巾很舒服,这让他的声音比平常更低沉。


“明明你自己只要满足金发胸大的条件就可以了。”




“因为她们只需要满足我的生理需求。当然,所以我也不会失恋,更不会抱着马桶痛哭流涕。”


John可以描绘出Root现在的动作——她耸了耸肩,嘴角挑起。


“其他的需求,工作可以满足我。”




John Reese被讽刺得不快地挑起了眉,但在毛巾的掩盖下看不见。


“那Shaw呢?”




“什么?”


Root大概是正在喝她的柠檬水,呛着了。




“Shaw满足你什么需求?”


Reese接着问道。


他几乎可以肯定Shaw没有把那张照片删掉而是发给了Root。这让Reese忍不住比平常尖刻。




“......”


Root出乎意料地安静了好一会儿。


“我...只是需要她在那儿。我需要她快乐,至少绝大多数时候。”




John Reese揭下了毛巾,Root正好偏过头,花了几秒钟时间给他拿了块新的。


Reese讷讷地接了。




“她知道吗?”


John Reese没有用毛巾,相反,他看着Root的眼睛。


这本该让他意外,但是,Reese又觉得太合理了。




“什么?”


Root疑惑地问。




“你喜欢她。”


Reese道,他发现了Root眼里的躲闪和震惊。某种使命感击中了他,Reese觉得Jesscia离开时带走的一部分自我活了过来(他不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混蛋律师,但他的确很擅长自己的工作,偶尔用的方法甚至有些出格,Jesscia接受不了这个,John厌恶自己,但或许他内心还是个好人,他可以做一些好事)。


“你试过告诉她吗?”




“什么?我和Shaw不是那种关系,我只是......”


Root挣扎了一会儿,最终咬了咬唇。


“她拒绝了。”




“怎么回事?如果你愿意谈谈的话?”


John Reese放缓了声音。


Root要了一口他的酒。




“十五岁的时候,我、我说想要练习接吻。”


Root自嘲地笑了一下。


“很蠢的借口。Shaw同意了。我们试了几次,她一直在快亲到的时候笑出声。最后,我亲到她了,我以为她会像我一样...感受到什么,但是她还是笑了。我们不可能。在我们当了那么久朋友之后,更不可能。她不把我当一个可能发展的对象看。”




John Reese沉吟了一会儿。


“你可以再试试。或许Shaw只是需要一点外力刺激。这可以是一个机会。”




“机会?”


Root叹了口气。




“是。我确信你现在比十五岁的时候火辣得多。Shaw只是需要重新发现这一点。而且你的确欠她一个约炮对象。你比谁都擅长让Shaw开心,我确定,你能干好的。”


John Reese说到后面隐隐有些脸红。




Root眼睛亮了一下,但随即摇了摇头。


“我全裸躺在她床上,Shaw也只会把我踹下去。”




“Shaw不用知道那是你。你可以带她去一个私人俱乐部,蒙眼睛或者很黑那种。Shaw要知道的只是你给她准备了一个性感的一夜情对象。”


John Reese说道。


“最差,你也能拥有她一个晚上。”




“听上去可悲极了。”


Root皱了皱鼻子,她拍了拍Reese的肩膀。


“但我欠你一次,西装侠。”




TBC

评论

热度(366)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