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 (二十五)

Noramyw:

“Aren't you full of surprises?”


Root始终没把手从Shaw的背上挪开。


尽管Shaw已经翻到一侧,两个人的气息已经平定,中间还隔着五公分左右的距离。




“What?”


Shaw不认为那是性//意味上的,不管这多么令人惊讶(Root居然会不带暗示地说这种有歧义的话,以及她居然不对Shaw之前的表现而开黄色玩笑或者评价,倒不是说Shaw需要Root评级什么的,只是这几乎令Shaw不适应了)。




“这就像是,你没有浪费一点儿时间就做了决定。”


Root的指尖摩挲着Shaw肩胛骨的线条。


“而且到现在为止,你也没有提起‘你不和人谈恋爱’之类的话。”




事实上,Shaw感到温暖感比痒要更多一些(她绝不承认)。


肢体接触,对于Root来说,大概是另一种层次上的沟通,Shaw不打算掠夺她的这点乐子。




“我不和人谈恋爱。”


Shaw嘟囔着。


“绝不。”




“你知道你的上班时间也早过了吧?”


Root笑了一下,就好像她知道所有秘密一样。


“你请假了。为了我。”




Root好奇她用的什么理由,尽管以Shaw来说,大概只是甩下一句“要请假,别来烦我”,但想到有那么一种极小的可能,Shaw会以“私人理由”请假,就足以让Root飘飘然了。




“Smart ass.”


Shaw翻了个白眼。




“所以,我大概丢了工作,负担不起公寓的贷款......”


Root的目光闪啊闪。


“我能搬过去和你住吗?”




Shaw盯了她好一会儿,才确认Root居然真的敢这么问。




“你买下了这个公寓,记得吗?”


Shaw可以确定这不是Martine下的药的副作用导致的。


“别得寸进尺,Root。”




“像这样?”


Root胆敢凑近了一点,从Shaw那儿偷了一个吻。




“别逼我打你屁股。”


Shaw威胁道。


她现在更想休息一会儿,嗑药的Root和清醒的Root已经快把她的电池耗完了。




“我不介意。”


Root眼睛亮了起来。


“但要这么玩的话,我更乐意不叫你‘女士’,而是‘长官’,那样更有趣。”




“我现在有点后悔打那个电话了。”


Shaw捏了捏鼻梁。


“我敢发誓John已经打算恨我一个礼拜了。”




“什么电话?”


Root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




“Finch。觉得他能替你把Martine搞定,从技术上来说。”


Shaw耸了耸肩。


至于别的方面,她可没打算放过那个女人。




“而且,Finch是Thornhill的创始人,他也不能袖手旁观。”




“......”


Root短暂地点了点头,轻易接受了。


“和我设想的差不多。执行总裁Nathan Ingram擅长公关,但绝对写不出那些优雅有序的代码,而我在黑入Harold电脑时,瞥见了一部分他的印记——原来以为是Ingram花钱请了他之类的。”




“那么John?男孩儿们当时打算干点什么好事,是这样吗?”




“我只听见John在唱歌,那首女战神之类的。”


Shaw眨了下眼睛。


“大概是为了表示自己对高雅艺术也有一点研究。”




“那首......”


Root咬着唇笑起来。


噢,她很确定Reese在想些什么。




“你没被洗脑吧?”


Root的手掌覆着Shaw的耳朵。




“被别的替换掉了。”


Shaw意有所指地笑了一下。




“彻底地?”


Root向她凑近,好像保持离Shaw远一点很难似的。


“我得确认一下。”




“以及给你一点奖励。”




“你确定那是奖励?”


Shaw叹了口气。


“说真的,Root,我饿坏了。”




“好的,长官。”




TBC


.......后戏居然还没有完orz

评论

热度(329)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