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 (二十七)

Noramyw:

当Root踩着高跟鞋,站在偏旧的厨房,撅着嘴地穿着她用过那么一两次的围裙时(Shaw的母亲曾经试图让她学习一定的烹饪技巧,但最终以失败告终,Shaw认为主要原因是上面的愚蠢的袋鼠图案),Shaw想要大笑。




Root经常给她下厨,但那是在极度现代化的厨房里,而不是这种旧式的、烤箱的电线末端被胶带包裹了好几层的厨房里;她手上的食材也不是已经被半处理过,标好分量的,而是需要真刀真枪地处理(但在厨房里玩刀显然是Root最享受的事情了,除了那儿的高温,得以让她找到机会就冲Shaw舔唇以外)。




“我很确定Mrs. Shaw希望你和我‘一起’做晚饭。”


Root威胁式地举起了手上的刀。


但在Shaw看来,那就像挥爪子一样。




“这不是我揽下的活儿。休想。”


Shaw闲闲地交换了搁在沙发上的双腿。


她考虑做个鬼脸,但那大概会让Root把刀掷过来。




“我母亲已经足够喜欢你了,谁让你多此一举想要表现的?”




“Mrs.Shaw喜欢我作为你的朋友,而不是......”


Root犹豫地咬了下唇,她们没有真的讨论过定位的事情,从感觉上来说,Root确定Shaw已经做好了承受她各种爱称的准备,但老实说,Shaw有点把她弄糊涂了。




Root觉得Shaw回德州不是为了带她见母亲,起码主要不是因为这个。




“她叫你‘love’,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Shaw最终还是没忍住,做了那个鬼脸。


Root被她逗笑了。




“如果她发现我打算把你偷走,大概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没人能把我偷走。”


Shaw耸了耸肩,看了一眼Root被汗浸湿的脖颈。


“如果你继续在她面前表现得像是火板上跳舞的猴子......”




“有那么明显吗?”


Root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对她的比喻表示不满。


Shaw在心里哇哦了一声。




“And, hey!”




“你喊她‘Mo-Aunt’,在打招呼的时候。”


Shaw翻了个白眼。


“接着你每隔五秒钟就往我这里看。”




“而你什么都没说。”


Root在切什么东西,动作比平常更用力。




“我说了让你闭嘴。”


Shaw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把电视声音调小。


“事实证明,那是防止你再说错话的最有效方式。”




“Thanks.”


Root以一种格外不满的语气说道。


接着她如梦初醒地看向炖锅,急着关火。




“该死,没有自动提醒,errrrrrrrr!”




Shaw在她发出那串不明的、恼怒的声音时大笑起来,但在Root露出可怜兮兮、沮丧至极的闷驴表情之前,站到她身后,用手臂轻轻环住她。


“全是伊朗菜,huh?”




“味道可能有点差异,有一味调料我找不到代替的。”


Root皱起了鼻子,她的手被粉红色的、烂俗的、巨大的隔热手套包裹着,棕发为了方便束在脑后,但仍旧有一两绺逃脱了塑料绳,黏在她的脖子上。


这让她看起来像个最普通的、无聊的主妇。




除了出奇的火辣之外。




“我觉得我母亲说不定更喜欢美国本土的食物。”


Shaw毫不意外地得到了一枚吻,这主要是用来缓解Root自己的紧张,但Shaw也乐在其中。Root的嘴唇因为轻微缺水而发皱,这让Shaw忍不住舔着那儿。




“我父亲是美国人,你知道。”




“见鬼。”


Root的眼睫毛快速地扑闪了两下。


Shaw没有中断嘴唇的连接,而是拍了拍Root的臀,示意她往后坐在木质的料理台上。




“这里很热,Sameen。”


Root一面这么说,一面有点紧张地望向门口。




“不见得有你热。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得到点奖励。”


Shaw咬了下Root的锁骨,她的确很热,好的、尝起来咸的、令人性//致勃勃的那种。


“另外,如果Mrs. Shaw现在回来,这就是我给她带回来的礼物了。”




“我?”


Root被剥掉那卡通的围裙后居然看上去更傻了。




“不,那桌子菜。”


Shaw无比狡猾地笑了。


“We made it together, right?”




TBC


还有一章结束。

评论

热度(336)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