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 番外二

Noramyw:

接正文:




Shaw瞥着那个和母亲相谈甚欢的女人。


好吧,她的女人。




从学校回来之后,Root的状态就相当昂扬,这大概与Shaw最后不情不愿地穿上了那件橘色球衣,或者是她在事后毫无必要的那个亲吻有关。


还有,Shaw可能任由Root的十指扣紧她的手(仅限无人的学校内)。




总而言之,Root正在和母亲交流食谱,以及一些伊朗的风土人情。


她显然做足了功课,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打断她的卖弄。


“除了语言,你已经是半个伊朗人了,عزیزم(注1)。”




Root和她的母亲同时惊讶地望过来。


片刻之后,Root撅起嘴,而Shaw的母亲,点了点头。


Shaw低头嚼了口肉。




“Can you speak English?”


Shaw的母亲突然道。


Shaw噎了一口,而Root笑了起来,给向来严肃的家长续满红酒。




Shaw捏了捏鼻梁,默默地吃完了这顿饭。


Shaw的母亲因为喝了酒早早上了楼,Shaw打算帮忙收拾,但Root拒绝了。


那可是头一遭。




Shaw挑了挑眉,回去了。




天色暗的很快。


Shaw呆在房间里,用手机看了些医学期刊,就到了睡觉时间。


她站起来,腰部因为长时间的坐姿而有些酸(话说回来,这也可能是因为别的),拿了换洗衣物钻进浴室。




出来的时候,Root就穿着衬衫坐在她床上。


Shaw擦着头发,踢了踢她伸出来的脚。


“滚回自己房间。”




“你这里信号比较好,Sameen。”


Root戴着眼镜,停下了敲打键盘的动作。


她鼓起脸颊。




“Harold已经取回了文件,项目进行得很顺利。我们正在谈论......”




Shaw替她合上电脑。


Root的眼镜因为Shaw凑近的呼吸而蒙上一层雾气。




“I don't care.”


Shaw的手指勾走了那副眼镜。


Root勾着她的颈。




“Really?”


Root吻了下Shaw,感到膝上电脑的重量被移除。




“Not interested.”


Shaw扔开毛巾,回了一吻,但没有立刻撤退。


Root很快被压在床上,手不老实地往Shaw的腹部滑去。




“Harry怀疑John是Gay,他很困扰。”


Root在Shaw终于放开她的时候说道。


她的气息不怎么稳,指尖在Shaw的运动短裤附近划来划去。




“Can't you just tell them to go fuck themselves?”


Shaw抓了把Root的臀部。


但她也打掉了Root作乱的手。




“You know I'm done for the whole ‘Friends or lovers’thing.”




“Fair.”


Root转而去摸Shaw的臀。


她没感到拒绝。




“My mom's room is just behind the wall.”


Shaw略警告地分开了点距离。


Root眨了眨眼睛。




“She's drunk. ”




“No.”


Shaw摇了摇头。


Root凑过来亲她,Shaw享受了一会儿。




“Still no.”




Root挫败地叹了口气。


Shaw思考着,或许单纯让她睡在这里没有问题。




“Alright.”


Root从Shaw身下溜走,抓着眼镜和电脑。


“شب بخیر(注2)。”




“What?”


Shaw张了张口。




“收拾的时候,觉得我可以顺便学几句常用的波斯语。”


Root扬起嘴角。


她关上了门,离开了。




该死。




注1:亲爱的


注2:晚安


(用必应翻译的,有问题的话就这样吧。)




END

评论

热度(341)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裘耀修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