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AU】假如她们从小就认识(1)

师老虎:

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shaw五岁,root七岁。


shaw正在院里颇有些狼狈地爬来爬去修草坪,今天刚好轮到她干这个。
高她一个头不止的root穿着轻飘飘的小碎花裙子就出现在院子里,抱着一只淌着口水的狗崽子从上往下看她。


“Hey,我是Samantha,Samantha Groves.我们刚搬到这,嗯……你可以叫我root。”


她小心地把怀里的狗崽子放到地上,对shaw伸出左手。


shaw不喜欢那张古怪的笑脸,也不喜欢那种上扬的轻快语调,更不喜欢邻居,就算这个Samantha其实挺漂亮的她也不会喜欢。


要说真的,她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不过,她被告知要尽量对邻居友好一点。


“shaw。”


shaw站起来拍拍裤腿上的土,然后面无表情,毫不情愿地在衣服上蹭了两下手掌,握住那只细细白白的手,就握了一下,像被烫到似的放开了。


root并不在意地对她眨眼。


“我猜我们在一起会玩得很开心喔。”


狗崽子汪呜了一声吐出粉色的舌头。


跟她的主人一样莫名其妙。


shaw不堪忍受这种无聊的互相介绍和假装友好了。


谁啊,你。


哪来的啊,你。


她扔下剪刀往屋里走。


然后Sameen shaw的噩梦就此开始了。


每个周末root都会带着她的蠢狗来拜访。


家长们当然都非常高兴女孩儿们这么快就能成为朋友并且相处融洽了。


说不定她们以后还能当彼此的伴娘呢。


太甜了。


所以如果运气好碰到shaw爸还没去上班,就会把她放进来,这样shaw起床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人一狗趴在她房间的地板上。


玩跳棋。


人跟狗玩跳棋。


每次,每个休息日。


还能更蠢一点吗。


shaw想爆炸,她只想安静地过完她的童年。


不要什么傻逼小闺蜜。


今天root的运气显然没那么好。


“现在听着,你再烦我我就宰了你的狗。”


shaw恶狠狠地从下往上瞪root,再用目光威吓那只企图挣脱root的手臂扑过来舔她脸的傻狗。


“啊,你认真的么?”


七岁的root对于装乖扮无辜就得心应手了。


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用小可怜的眼神看跟她的身高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shaw,然后摸摸怀里的小狗。


“bear你不乖喔,shaw讨厌你了呢。”


傻狗“呜”地一声哭了。


“呃……”


哪里不对。


算了。


shaw一把甩上门,把root和她那条蠢狗关在外面。


他们搬过来已经快一个月了。


她从来没表示过友好,像普通邻居小孩一样跟着家里的大人带着自己做的派或者小蛋糕上门去拜访。


她都不知道root干嘛那么对她这么执念,她甚至都上小学了,shaw都还在学前班,她可以找很多不错的朋友,跟她一样,傻乎乎地牵着狗,穿碎花小裙子,聊聊卡通,男孩儿,芭比娃娃什么的。


whatever。


root没有再敲门,大概是知难而退抱着傻狗回家了。


希望她不要再来了。


shaw踮起脚从柜子里够早餐麦片和牛奶,然后自己一个人气鼓鼓地吃完了早餐,再自己跟自己玩。


她从来不会觉得无聊。


等到她的饲养员下班回来,把一包巧克力威化饼干丢到桌上。


“Sam你看,我回来的时候门口放着这个。”


上面贴着一张便利笺,用彩色铅笔画着一个大大的爱心,中心写着“shaw&root”。


“是Samantha给你的,为什么放在门口?小姑娘们吵架了呀。”


“dad。”


shaw翻了个白眼。


“okay,你们自己解决。”


了解女儿的怪脾气,男人耸了耸肩去解冻牛排了。


她是感觉不到别人讨厌她吗。


shaw把便利笺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拆开包装把饼干往嘴里塞。


不吃白不吃。


就当她骚扰自己的代价好了。


从那以后shaw的家门口总是不间断地出现各种各样的食物。


起司蛋糕,巧克力,夹心糖果,还有做得有点丑的寿司。


root还是会老远看到她就穿着轻飘飘的小裙子跑过来,不管是牵着狗还是背着书包,都会从口袋里变出点好吃的往shaw嘴里塞。


毕竟吃人嘴软。


毕竟shaw也才五岁。


所以她的妥协也不能算没骨气。


root走在被shaw允许的安全距离——两米范围外,真是开心极了。


虽然shaw不擅长回应,也不会跟她一起遛狗。


只有一次,她生日的时候许愿要抱一下shaw,然后她觉得愿望就是要靠自己实现嘛。


结果就是被一嘴奶油还没擦干净的小个子追着威胁要打断她的腿。


不过root还是很高兴就是了。


tbc

评论

热度(232)

  1. 阿壳壳壳儿那不勒斯黄金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