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4

angela_n:

忘了之前可以先补:(1) (2) (3)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4




Root 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去喜欢一个人的。活了这么多年的人,对别人一见钟情的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只是几率已经不大。


她记得第一次走入店里,老板娘的表情很惊讶。她第一个念头是:被认出来了。


也难怪的。她没有特别地去伪装打扮。一开始以为这一带没什么人,也不会有疯狂粉丝跟着,所以她不担心。她做好了心理准备,被索取签名,被索取合照,被索取所有她来过这家店的证明。


但没有。


“你好。用餐吗?一个人吗?” 老板娘是个很美丽的女子。峨眉淡扫,着装整齐。她的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让她忍不住也跟着勾起了嘴角,露出了微笑。


“嗯。一个人。” 然后老板娘领着Root 走到了一个窗边的位子。她转过头用眼神询问Root, 但Root 不太希望坐在窗边让路过的路人有机会认出她来。于是指了指餐厅内靠近内堂的位置,问:“我坐这里可以吗?”


“当然可以。” 老板娘又对她露出笑容。 “这是餐牌。你想先看看?还是我给你介绍?我看你挺生面孔的,应该之前没来过是吧?”


Root在心里笑出了声音—— 她是真的不认识她。这可以。这很有趣。她把眼镜摘下,想说可能她会有印象。她盯着她看了许久,然后发现老板娘还是没办法认出她。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你说得对,我没来过。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老板娘露出了自信的笑容。“Taco. 你如果来这却没吃过我们的Taco, 就和没来过一样。”


Root 看着她挑起的如弯月般的眉毛,和洁白的牙齿,忍不住看痴了。


 


她五岁之前都是和母亲一起生活的。后来母亲因为急病去世了。她在孤儿院待了两年,后来被养父们领养了。记忆里妈妈最爱给她做Taco. 记忆里Taco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


Harold 爸爸曾经也试过给她做。但,味道尝起来,始终有些差别。那时候John 爸爸搂着她,安慰她说:有时候做人就是这么地无奈。有时候人不得不承认的是,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怎么努力都找不回来了。


但她吃着她给她做的Taco, 第一次想告诉John 爸爸:不是的。原来有些味道,的确还是存在的。你只是需要更努力地去寻找。


“适合你的口味吗?” 她嘴里还吃着Taco, 然后看见老板娘朝她走来。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吃得很狼狈,因为下一秒老板娘就把纸巾递到她的面前,跟她说: “你这吃相和我五岁女儿没什么差别。” 她不太明白自己为何那么狼狈。她从来不会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这一面。但她却没办法在她面前正常思考。


其实老板娘只是很在意她的顾客的感受。Root 不停地在心里提醒自己。但她不知怎的,只要老板娘一走近,耳边就会听见一段段的旋律在播放,眼前就会看见一个个的音符在跳动。


她接过纸巾,把自己整理干净后,向她借了张纸和笔,然后像是发了狂似的,担心自己的灵感会突然消失那样,飞速地记录那一个、个在跳动的音符。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一首曲子就完成了。


对!就是在她店里!


正在作曲的中间,她发现老板娘的女儿Bear一直躲在角落偷偷看着她。她觉得她好可爱。于是便把她叫来,还问她叫什么名字。小女孩笑起来和老板娘简直就是翻版。她忍不住笑了出来。谁会给自己的女儿取名Bear的?


她一直在店里待到晚餐时间后才走的。回到家里,她第一时间就把这一段曲子用吉他弹了出来,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于是第二天她又回去她的餐厅用餐,想说搞明白究竟是少了什么。


她仍然找不到原因。一整天下来只是把本来已经写好的东西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最后她把写满音符的纸张随手一捏,丢进了吉他箱内。她累坏了,直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起来的时候发现肩膀上多了件衣服—— 那不是她的衣服。她没办法抑制心里不停浮上来的暖意。她怔怔地一直凝视着在柜台看书,时而挑起眉头、时而露出不屑表情的老板娘,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的感觉。


Bear捧着小碗和她一起吃饭。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她好喜欢Bear. 她好喜欢她一直粘着她的感觉。她突然有点羡慕老板娘,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么可爱的女儿。Bear 还粘着她让她一起画画。这可搞笑了。因为上天是公平的。她有音乐细胞,却没办法作画。是完全没办法。她记得老板娘看了一眼,还取笑她: “天啊。你这是在画画还是在涂鸦? Bear 都画得好看多了。” 


Root 最讨厌被别人取笑。尤其她的成长过程中,需要不停地面对一些傻子的傻问题,比如说‘你为何没有妈妈?’ ‘你为何有两个爸爸?’。她觉得大部分的人……不,是全部人,都是bad codes. 但她却没来由地觉得,被老板娘取笑,竟让她有种莫名的优越感?


第三天她终于必须走了。她发现自己有点舍不得她们。经纪人不停地催促她回到工作岗位,还说她不负责任就这样离开让大家都很难做。她想想也是。虽然她一点都不在乎别人难做与否,但她却在乎自己的名声。于是她在走之前,留下了这样的一张照片和tweet, 就当做感谢她们母女俩这三天来的陪伴。


亲她只是一时兴起。发上去twitter也是一时兴起。但她没想到会带来这么大的回响。


尤其她记得背着吉他往外狂奔的时候,保镖 Nolan早已开着车子在附近等着她。她坐在车子里,看着一群人站在她的餐厅外,排着长长的队伍。她竟然有种莫名的……惆怅?


手机马上就响了起来。她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经纪人 Martine 打来的。肯定就是因为那一张照片的。她开始在想明天娱乐小报的头条,或者在L.A. 机场蹲点的记者会怎么问她。又或者不会。不就一个tweet? 不需要大惊小怪,不需要小题大做。


她似乎太看小自己的影响力了。她果然被小报记者烦得很想杀人。不过他们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最可怕的是占有欲极强的Martine 无时无刻地问她究竟和老板娘是什么关系。


那一个Tweet后来被转发了6741次。她想起了粉丝们有关 ‘taco 果然很好吃’ ‘老板娘果然很漂亮’ 等等之类的转推,她都一概不回复。


不过就是短短的三天相处,她一个大明星,又怎么可能放在心上?




(未完)




久等了。谢谢耐性在等待的各位和  @六缺一_安灬寧- 敲碗表达爱意方式。


这一篇和 2 相应对。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59)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