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7

angela_n:

忘了之前可以先补:(1) (2) (3) (4) (5) (6)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7




车子开始往高速公路开的时候,Bear 不停地捉着Root 聊天,所以Root一时之间没有机会和 Shaw 说话。她能做的,暂时只有把一瓶水开好,然后递给 Shaw.


她会一直忘我地盯着Shaw看。甚至忘了车子内除了她们,还有别人的存在。


Root 的手机一直在响,她后来直接把手机关了。她完全不接电话,Shaw 只偷偷地瞥见是一个叫做Martine的人不停给她打电话。


最后女儿累得忍不住打盹儿,她看见Root 温柔地给她披上了毛毯,然后头枕在椅背上,专注着凝视自己。她没有避开她的眼神,但她也不想一直盯着Root看。因为,她没有兴趣。


她欣赏看着窗外的街景。不去理会Root 那一张可怜兮兮写着 ‘你快回过头来看我一眼’ 的表情和眼神。她想起了自己刚才要求Root 给自己的解释,她现在又觉得不需要了。


Shaw真的不太需要Root 给她做出什么解释了。除了,她究竟是怎么得知她和Bear 会来 L.A. 这一部分之外。


Shaw 自问虽然从来不把智商都放在学习上,但她的高智商是经过很多人的认可的。中学时期就会有一些老师忍不住唠叨她明摆着好好的天分,就是不爱学习。


唉,拜托,虽然学习不是什么难事,但那很闷啊。人类又何必花时间去学习一些毕业后不一定会用得上的事呢?虽然,她也明白,学习不为求分数。所以她决定了以后不管Bear爱不爱学习,她都不会逼她的。让她好好地发挥自己的所长就好了。


对了…… 她说到哪儿了?


哦,是的,说到了,她虽然从不把智商都放在学习方面,但她不是一个笨蛋。她当然不是笨蛋—— 虽然大部分时间她更宁愿让死去的丈夫去做决定,去理事。


但她就算只是一个厨娘,毕竟还是个生长在纽约的厨娘;她就算没有什么朋友,也是会与人交谈的。


她明白这个世界上,人的种类很多。除了男人之外,还有女人。等等Shaw, 你太多废话了。好、好,她说得快点。她明白这世界上…… 有些女人爱自己,有些女人爱男人;有些女人不爱自己,有些女人也爱女人。


她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就知道这个远道而来特意来机场堵她的大明星 Root, 就是后面那一个分类的—— 爱女人的女人。


喂……这需要逻辑能力吗?不用吧。她只需要坐在一旁好好观察,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尤其是刚才Root 搂着Bear,温柔地和女儿说话,还不时朝她抛过来的小眼神…… 等等的。她就算没有百分之百的确认,但她相信自己离真相也不远了。


可惜了啊,这么漂亮的女生。又是明星。要是歌迷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呢?


 




车子开到了Shaw 所提供的地址,Root 问: “这就是你的雇主给你准备的居所吗?”


Shaw 看着地址,又看看眼前的房子。 “呃…… 这我该怎么回答?我又没来过洛杉矶。” 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是这里没错的。如果Miss Shaw 给的地址是准确的话。”


“是 Mrs. Shaw. 我的先生姓 Shaw.” Shaw 没有忘记去纠正保镖兼司机 Nolan 对自己称呼。毕竟她虽然是一名寡妇,但不代表她就会这样舍弃丈夫的姓氏的。她也顺便看了 Root 一眼。


Root 只是扬起嘴角,笑得眯起了眼睛。黑暗的环境下,车里的灯光有点微弱,但她仍然可以看见Root 眼瞳闪烁的光芒。


咦…… 难道是她猜错了?


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啊。照理说,她喜欢她的话,不是会很在意自己的感情世界吗?


“应该没错的。Mr. Fusco 的信件是这样写的。你看看。” 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了雇主发给她信件,不自觉地朝 Root 靠了过去。


Root 也朝她靠了过去,肩膀无意识地挨着她的。她低头看了信件一眼,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你是被这里的蓝带厨艺课室聘请来当老师啊?” 


Shaw 还想要回答她的时候,就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是个长得很可爱,脸蛋圆圆的,肚子圆圆的大叔。“Mr. Fusco?” Shaw 首先认出他来,于是便打开车门走了下车。


叫做Fusco的大叔见是她,马上就迎了上来。“你好,Mrs. Shaw, 真是抱歉呢,本来应该去机场接你的,因为临时有事还得麻烦你打车过来,这路费用了多少,我来付吧…… ” 他自顾自地说着,却在看见了跟着走下车的Root之后,问:“咦,这不是……”


“你好。” Root 牵着Bear, 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向他打了个招呼。


“你打她的车子过来?” 他看来是吓得不轻。 “你们……朋友吗?”


Shaw 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她只好站在原地,什么都不说。其实,她就是想说,也说不清楚。要是Fusco 问起她们是什么关系,她心里马上就没谱了。


朋友?不是啊。


歌迷?她没听过她的歌曲。


客人?欸……怎么告诉别人,她是我的客人,因为欠我饭钱所以来接机?更不可能说那种‘我怀疑她喜欢我,所以来机场接我’的话呀。


“哦,是这样的。Bear 是我的朋友呢。她和她妈妈搬到 L.A. 来,我就特意去机场接她们。” Root 轻描淡写地说,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未完)




嘿嘿。拖延症发作起来要人命。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15)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