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22

angela_n:


前文:点我点我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22




这天晚上,Root 又来了。


她开门的时候,已经是双眼迷蒙,看起来快睡着了。


“我打来的时候你明明说你还醒着的?怎么看起来像睡着了又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 Root 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心疼。“要不然我先走吧?你回去睡觉。” 说着她往后退,打算先回家,让 Shaw 好好休息。


但是却被 Shaw 一把捉住,拉了回来。“你要回去可以,你手里的酒要留下。” 


Root 笑了,站在原地,等着 Shaw 把她拖进屋里。


 


Shaw 很熟练地就把酒打开了,却只倒了一个杯子,然后交到Root的手里。


“你不喝吗?” 她以为 Shaw 把她留下,是为了她手里1990年制造的红酒。原来不是?


“我已经刷牙了。我懒惰再刷一次。” Shaw 耸肩,一脸的不在乎。在她身边的位子坐下—— 就好像平时那样。一张米白色的双人沙发,Shaw 喜欢靠右的位子,Root 喜欢靠左的位子。她们体型不大,一起坐下的时候,中间偶尔还能容纳一个Bear. 但当 Bear 不在的时候,中间的位子都会被她们有意识地保留出来。


就像是个安全的距离,让 Shaw 放心的安全距离,让 Root 可以暂时保守自己心里秘密的安全距离。


谁都不曾刻意靠得太紧。


Root 喝着红酒,感觉全身的肌肉开始放松。这里是她的圣地。每天—— 对,从偶尔到每天—— 她每天只要一把工作做完,就会给 Shaw 打电话,问她,她是否可以过来。


Shaw 从来没有拒绝。


但她一直以为 Shaw 是极度不愿意让别人打扰她的休息时间的。不是吗?一开始她不是让她不准在夜里打电话来吗?


还是…… 这个开始变成她的特权了?


Root 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不要抱有太高的期望。说好了从朋友开始的不是吗?然而她发现当自己越了解 Shaw, 越发现自己无法放手了。她也发现当她越无法放手,就代表她更喜欢她了。


然而她似乎给自己设了一个沼泽—— 朋友沼泽。貌似 Shaw 真的把她当成朋友了。现在的难题是,她必须苦苦思考该如何从这个沼泽爬出去。


她没有答案,只能继续喝酒。她发现 Shaw 比平时安静许多—— 其实 Shaw 平时一直都是很安静的—— 但今天实在特别安静。她转过头去看她,发现她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的睡相好可爱。眼睛闭着可以看见她两扇长长的睫毛。她的嘴巴微张,似乎已经进入熟睡状态。


Root 忍不住露出宠溺的笑容。


累了不会就让她回去吗?为何还要让她进来?


会不会是因为…… 她对她而言,是特别的?


Stop. Stop right there.


她又一次叫停自己快要不受控制的思绪。


她干脆转过身子,趁着Shaw 在睡觉,毫无保留地多看她几眼。她好美。她忍不住靠得更近,没发现自己正在无意识地突破安全距离。


直到她终于靠到Shaw的面前,Shaw 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You probably won't know this when you wake up. ” Root 轻轻地说。Shaw 仍然睡着。“But I'll remember this for the whole life. ” 然后她在她左眼皮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也就是那么一下,她退回到自己的位子,回到安全区。


 




Shaw 在不久之后醒来了。长长的睫毛拍呀拍呀,然后眼皮眨了眨,终于恢复清醒。她反射性动作就是往左边看去,当她看见Root还在的时候,她的表情很明显地放松了。


“Hey.” 声音因为疲倦有点沙哑。“你还在。”


Root 装作若无其事地,也跟着报以微笑。“当然了。你睡着的时候那么可爱。”


Shaw 轻轻地打了她手臂一下。然后问:“我睡着的时候,你有没有做些什么坏事?”


Root 的心跳得很快。她猜想自己的所作所为该不是被她发现了吧? “当然没有。我和Bear 一样都是乖宝宝。”


“我家 Bear 是宝宝,你才不是宝宝。” Shaw 打趣地回复,然后马上恢复认真严肃的表情。“嗯…… 你心情好点了吗?”


Root 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不知道为何Shaw 会知道她刚才录音,并不顺利。


“一种感觉而已。” Shaw 没有继续说下去。


Root 也没有继续追问。


她们就这么沉默地坐了一阵。


“是不是以前 Mr. Shaw…… ” 好久之后,Root 忍不住开口了。但她问到一半就住口了,她不确定是否应该继续问下去。更准确地来说,她不确定自己究竟想问些什么。


Shaw 低着头,等她把句子说完。但Root 没有。Shaw 不太确定她是否愿意分享她和丈夫以前的事。


然而当下的气氛,她突然就整个清醒了。


“他不开心的时候,也和你一样。什么都不说,只想见到我。而最近你工作不顺利,来的次数变得频密。我猜想……”


而下一秒 Root决定整个人就钻进她的怀里—— 她不在乎Shaw 会怎么想—— 今天一整晚她已经猜测得够多了,她的脑袋需要休息。她需要一个拥抱。她不在乎Shaw 以为她们是什么关系,她只想在她的怀里找到安慰。


“Martine 欺负我。” 她嘟着嘴投诉。




(未完)




嗯。先这样。新的一part 开始。


所有慰问、留言、点赞通通收到,谢谢各位的关心。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00)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