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31

angela_n:

前文:点我点我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31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


从她告诉Root, 她们已经越过友谊线那天起,今天已经是第七个夜晚了。


Shaw 不是故意过着算日子的生活的。但她真的有种自己在度日如年的感觉。


其实整件事都让她害怕得不知道如何去应对。最让她感到害怕的不是 Root 这个人。更不是 Root 这个人的性别。最让她害怕的,当然也不是自己竟然也是个可以喜欢女人的女人。


真正让她觉得最无所适从的,是距离上一次她有这种感觉,是Mr. Shaw 刚离世不久的时候。


她感到害怕,是因为那些她所熟悉的、想要一个人的感知,又一次性地回到她的身体里。


她感到害怕,是因为那种担心再一次失去的恐惧感,又一次让她在夜里睡不着觉。


她不愿意去想,Root 惊喜、难过交错的表情。她记得Root 有多开心。当她终于在那一瞬间搞明白自己的情绪。当她在那一瞬间想也不想地就告诉Root 她的想法。


然而,她很抱歉自己不得不让Root 又一次地陷入失望。


“Do you mean it? ” Root 一开始的表情是惊讶,然后开心。她可以看见Root 僵住的动作,和朝她走回来的脚步—— 沉重、小心翼翼、希望、害怕交杂着。 “你说的,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吗?”


Shaw 看着她逐渐靠近的身影,没察觉到自己竟然屏住了呼吸。“Yes..... ” 直到她终于承认,直到她终于说是,她才感受到那一丝丝差点窒息的感觉。原来自己一直都紧张得不敢呼吸。


很奇怪不是吗?


从意识,到发现,到明白,到承认,不就几分钟的时间,她竟然会因为Root 的存在,变得紧张?


Things escalate too soon, too fast. Like a hurricane. 


Shaw 看着Root 低下头来俯视她的表情,有那么好几秒的时间,她以为她会低下头来,吻她。她猜想自己不会拒绝。她猜想自己可能会回应。她也猜想自己不会回应。


但是 Root 没有亲她。


Root is just being Root. Like always. Gentle and soft. 


她想。


但就在她思考的这些时间内,Root 真的低下头来,朝她的嘴唇靠过来。


“Sameen. ” 她可以清楚听见Root 的声音有多低、有多性感。她可以看见Root 大眼里写着的满满的渴望。“Do you want me too?”


And that's when she screwed things up. 


“Please don't...... ” 她伸手握住Root 的手肘,阻止她往前靠得更近。她当时的想法,只是不想事情在她搞清楚自己脑里的浆糊之前,变得更复杂。


然而Root 眼里写着的满满的受伤,还是让她觉得心里被刺痛。


“I mean...... ” 她说,尝试找个说法来解释。她认真地找答案。“I, I mean...... ”手握紧,又松开;握紧了,又一次松开。“I mean...... ” 重复又重复,直到她听见Root的声音充满了失望。


“It's okay. ” Root 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让她松开对她的钳制。“Go get some rest. Okay? I should go. ” Root 微笑,佯装不在意。


但是她紧皱着的眉头,让Shaw 知道她其实并不开心。


“I need time. To think. ” Shaw 说。“And I feel bad...... ” 她觉得既然她没有答案,或许Root 有。


“Is it because...... I'm a woman? ” Root 却误会了。


“No! ” 她不是说了,同性恋与否,对她来说都没有影响吗?


Root 没有回复,只是用眼神询问:Then why?


“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那种需要把他放下的感觉…… ” Shaw 猜想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和一个死了好几年的人竞争。


Root 应该也是。因为她沉默了。又或者是,她完全不知道应该回答?


Root 确实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好半晌后,她又一次露出微笑。这次带着妥协,带着无奈,带着疲惫。“We will be happy. ” 她说,音调平稳。“If you can just let him go.”


所以,因为她无法放下他,于是Root 必须先离开。


走前她捧着她的脸,温柔地看了她很久。这一次Shaw 真的以为Root 会吻她。


但还是没有。Root 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力道有点重,但Shaw 可以深刻体会到Root的不舍。


她也好想捉住她,但她不敢。她只敢捉着她的外套—— 趁Root 不注意的时候。她把她的皮衣紧紧地握在拳头里,却小心地不让Root察觉。


在Root 松开她的时候,她也同时松开她的拳头。


“我会给你时间。” Root 说,又一次亲吻她的额头。“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我。”


 




And so here she is.


坐在她的房里,看着她和 Mr. Shaw 的合照。


时间也许是所有人、所有伤痛的药,但绝不是Shaw 的药。


Shaw 心知肚明:时间之所以医不好她,是因为她根本不想好。


Shaw is just being Shaw. Stubborn like a donkey and difficult to deal with.


自从他走后,她把自己封闭,她变得麻木,除了女儿之外的事都不想理。然而Root 却犹如水一样,还是从缝隙渗透进来了。


“你会怪我吗?” 她问他,似乎他会给她一个答案,或者回答。她希望被他责备。然而照片里的他,一如既往,笑得憨厚。“Say something. ”


室内安静得只剩下风扇的声音。


“I'm sorry. ” Shaw 意识到她的泪水不知何时滑落。“我独自偷生,还喜欢上了另一个人。”






(未完)




Root is being Root. Gentle and soft.


Shaw is being Shaw. Stubborn and difficult.


Angela is being Angela. Wicked and devious. 




情人节快乐~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91)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