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Shoot 2

Elroy:

标题:Shoot 2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无差



等级: 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 正剧向(渣文笔慎入




Shoot 1




Shoot 2




Shoot 3




Shoot 4




Shoot 5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


 
 


Chapter 2


 
 
 


“Ms.Shaw,can you hear me ?”


 


“Yeah.”


 


“Great.”Greer的声音从耳机里钻出来,像条干巴巴的虫子。Shaw想着,听到这声音就好像看到了那张让她难受无比的脸,“现在我需要你去帮我们处理第一个目标号码。地点已经发到了你的手机上。记着,要安静迅速。最好不要用枪。”


 


Shaw敲了一下无线耳机,挂掉这通让她不耐烦的电话。说实在的,她还是喜欢Finch的声音多一点。干净温和,有时候会带点紧张的颤抖。最重要的是,Shaw撇了撇嘴,他比Greer年轻。起码比他脸上的褶子少。


 


她已经很久没有处理过“目标号码”了。准确点说,她已经在那张该死的可升降病床上躺了太久。久到在她的脚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居然有一丝可笑的陌生感。


 


Shaw是特工。最好的。


 


不管她是在之前工作的政府机构还是在之后合作的小分队里,她都是最棒的。甚至不输给Reese那个看起来像是铁塔一样的家伙。所以这种诡异的陌生感让她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Shaw还记得那时候Martina这么问她,噢,她那时候还穿着那件可笑的病号服——SM的优待俘虏政策。而她只是轻蔑地用眼神回了那金发贱人一句沉默的“滚”。


 


她在SM那里呆了很久,见过很多为它工作的优秀特工。她见过那个幼稚的Claire,见过花花公子Lambert,见过长了一脸老褶子的Greer,见过Greer的贴身保镖,见过每天都来在她身上尝试新花样儿的各类技术人员或医院护工。


 


最经常见的就是那个让她反胃的老家伙,还有那个金发贱人。


 


这贱人在证券交易所突突她的那几下真够损。专挑又疼又出血量大还不会死人的地方打。而且,该死的,她的枪法确实棒。


 


Shaw在那几个月没事可做,她需要熬过那段时间里整天几乎不停歇的摧残式逼问,能依靠的只有幻想和回忆。


 


幻想等她逃出了这个该死的地方后要做的事。一件件一条条,全部罗列整齐排在脑子里。


 


等她出去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该死地把每天来给她打肌肉松弛剂的那几个医生给做掉。


 


她一定要把他们都打成蜂窝。


 


或许一拳一拳地把他们揍到面目全非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只要她还有力气。


 


而等她去回忆的时候才发现,她能想起来的,几乎算得上愉快的事情大部分都与小分队相关。


 


和Bear一起玩,跟Reese一起突突人,蹭Finch的甜甜圈,踹Fusco的屁股。噢,还有,和Root一起吃东西。


 


Root,Shaw想到她,然后就想到了那个吻。那个每次想起来都会让Shaw撇嘴的吻。


 


自己还活着,所以总有一天会和那个女人见面——她有信心自己死不了。


 


毕竟她可是Shaw。


 


但是只要自己和那个女人见面,那个吻带来的后果就是不可避免必须要面对的。她们之间若有似无的关系从那个吻开始,正式发生了变化。Shaw猜不到这种变化会导致怎样的结果,而且其实她也懒得去猜。即使是躺在病床上哪也不能去,她也懒得去猜。那太复杂了。


 


也许把这种问题交给那个说起话来都像是在朗读酸溜溜散文的Finch会好很多。他肯定能够有耐心不眠不休个三天三夜,然后把各种可能出现的分支进程和所导致结果都列在一张巨大的导向图上。接着把她叫过去,一边将那巨细无遗的树状图指给她看,一边还会耐心而温和地将他的理由解释给她听。


 


Shaw几乎可以想象那个场面。


 


Finch会这样做,但是Shaw不会。Shaw没有说话时从句套从句的习惯,她简单直白,而且懒散。她简单到在Root想方设法和她调情时几乎想不出什么话来跟她打嘴仗,懒散到翻了白眼就转身,连多看那个女人一眼都嫌麻烦。


 


没错,她嫌弃她。但是她也觉得她很棒。她枪法棒,身材棒,大脑棒,虽然有点神经病,但是性格总体来说也合她的脾气,这更棒。


 


而且Root了解她。她会在随意哪个日子,当Shaw走在街上时,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拉住她,和她叙旧——那个女人是这么说的。然后拉着她去吃点好的。或者是偶尔带上点小玩意儿,抓住Shaw让她帮忙处理些难搞但又不是特别难搞的角色。当然,这之后她还是会带Shaw去吃顿好的。


 


也许Finch和Reese都心有灵犀地怀疑她和Root有点什么除了战友外的私密关系,尽管他们不说,但是她从他们的脸上看得出来那种关于暧昧话题的刻意回避。


 


但是,很可惜,暂时还没有。尽管有很多时候其实都只差那么一步。


 


没错,很可惜。她很忙,Root比她更忙。


 


满世界飞着拯救生命的大英雄是没有太多时间搞恋爱关系的。


 


Shaw不觉得人生中少了段恋爱关系是件会让人觉得多么遗憾的事情。这对她来说无所谓。只要能有人突突,只要能有牛排吃,最好还能有Bear陪着。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在那段时间里,SM记录过Greer和Martina一段不重要的对话。


 


“Martina,她睡了吗?”


 


“睡了。”那个总是面无表情的金发女人顺从地回答。


 


Greer点点头,转身想要离开,却被Martina叫住。


 


“我不明白,”Martina说,“你有更好的方法可以折磨她,从她嘴里翘出关于那几个人的信息。为什么要用这种不够强力的手段。”


 


Greer只是笑笑。他从来不介意向别人解释自己的用意。“希望你没有忘记Ms.Shaw的特点。”


 


“第二轴人格障碍,”Martina点点头,“我记得,但是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


 


“她是最好的特工,经历过各种折磨和酷刑拷问训练。严刑只会浪费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自己有大量的时间去琢磨感情。感情这种东西是经不起琢磨的,情感健全的人尚且会因为无聊而选择移情,更何况是Ms.Shaw。我们给她时间,让她自己明确对她来说感情和忠诚的非必要性,然后再瓦解掉她尚未巩固的新人格。”Greer笑着,“虽然我从来不爱这种游戏,不过,Martina,你有意赌赌看Ms.Shaw能坚持多久吗?”


 


Martina皱了皱眉头,脖子僵硬地歪了下,这让她看起来像极了机器人,“我不知道。”


 


Greer望了望那块巨大的单面玻璃。Shaw正躺在被玻璃环绕封闭的手术室里——Shaw叫它监禁室。Shaw躺在那间除了仪器就是手术台无影灯的屋子里,被固定在那张单人病床上,头上贴着电极,整日被迫接受药物注射和电流刺激。Greer透过那块探视用玻璃,看着Shaw。


 


“我也不知道她能撑多久。两个月?一个月?”然后他冲着Martina点点头,转身离开这条灯光昏暗的走廊。


 
 
 


Ms.Shaw,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作为一个刚经历了感情启蒙的幼孩,你对你的牵挂用情有多深。


 
 


TBC




 
 
 



评论

热度(87)

  1. 阿壳壳壳儿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Elr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