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Shoot 4

Elroy:

标题:Shoot 3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无差



等级: 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 正剧向。一定程度上算是在虐(虽然我不觉得)小心脏受不了的孩子做好心理准备(虽然我觉得迷妹们的心脏都很强韧)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Shoot 1




Shoot 2




Shoot 3




Shoot 4




Shoot 5




————电梯间————




Chapter 3




*****************************************




砰!砰砰!




破旧医院的墙体已经开始剥落,Shaw躲在楼梯间上下级平台的一处角落,将自己蜷缩得尽量小,以此避过那些因为子弹嵌入而飞射的老旧涂白碎片。




这是她第十三次尝试逃跑。




Shaw窝在角落,动也不动,一边咬紧牙关忍耐身体各处闷闷沉沉的痛感,一边在警惕那些草包特工的同时忙里偷闲地计算一下如果以自己这个状态从十三楼跳下去有多少概率能够生还。




SM特工的水准真有待提高,除了那个枪法一绝的金发贱人和那个虽然讨厌但毕竟有两下子的Lambert,Shaw看那些穿着黑衣服的人哪个都是外行。




砰!




好吧,几乎都是。第一颗子弹招呼到她小腿上时,Shaw把牙齿咬得更结实,忍着剧痛,朝那个向她开了一枪的特工扑过去,两只胳膊紧紧夹住他的脖子。但是连续数日的药物注射已经大大削减了她肌肉的力量,所以Shaw没能像往日那样将这个人勒到窒息,反而是被他挣脱,狠狠地揍了一拳。




这是第十三次她尝试逃跑了。Shaw想着,奋力挣扎了一下,却没能让意识从陷入黑暗深渊的边缘逃离。




嘴里冒出一丝丝腥甜。这样也不错,她迷迷糊糊地咽了咽喉咙。好歹尝到了些带着味道的东西,即使那是她自己的血。




……………………




“你还真是不老实。”Greer冷淡的声音如往常一样从她耳边突兀地响起。Shaw动了动眼皮,却懒得睁开。




“好吧,Ms.Shaw,下次准备什么时候再逃呢?”




Shaw动了动脖子,换了个姿势,好让自己躺得舒服些。“Greer,何必每次都来装好人。我不会说出你们想要的任何信息,与其冒着被我逃掉的风险,还不如干脆点直接杀了我吧。”




Greer松开了背在身后的双手,拉过板凳坐在Shaw病床的边上,“Ms.Shaw,我也曾是CIA最好的特工。面对我能给出的酷刑,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坚贞不屈的信徒。当然,你也不例外。现在你感觉怎么样了?”




“去你妈的吧,Greer。”Shaw平静地回他一句,“我就算再呆在这里十年也能比你活得久。”




“我不认为你能在这里呆上很久。”




“当然,我很快就会找到机会逃出去。”




“亲爱的,”Greer把叠在自己膝盖上的双手换了个位置,“我们都知道在SM的监控之下你插翅也难飞,就算飞了我们也能把你抓回来。你之前是为TM工作过的,没人比你更了解上帝的能力。所以你明知道逃不了,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去试着逃跑呢?”




Shaw没说话,Greer扯起一边的嘴角,让Shaw厌恶地微笑了一下,“你就这么想求死吗?”




“我不怕你。”Shaw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难看——是被别人看穿了心思之后的愤怒表情。




“噢,Ms.Shaw,我当然相信你不怕。”Greer站起身,走出屋子。




Shaw盯着他走出去的方向,眼神逐渐从愤怒变为冰冷的绝望。




没错,她不怕Greer,不怕Martina和那些看起来永无止尽的折磨。她怕她自己。




她怕她自己的第二轴人格障碍,她还怕她自己会被他们那些她无法想象的手段给逼疯。




她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真的精神崩溃,说出了那些秘密,真的出卖了Finch他们后会是怎样的场景。




不对,其实她是可以想象的。




Reese会为了保护Finch而死,Finch会为了道德和良心而死,而Root,也许她会为了保护TM而死。




她不想他们死。她宁愿自己死。




所以她拼了命想逃。成功了固然最好,不成功,也不差,至少小分队那里还有自己用命换回来的周旋时间。




Shaw敢为了小分队的人牺牲第一次,当然也敢为他们牺牲第二次。所以她真的不怕死。




能够为了信任自己的队友而死,这其实挺酷的。就算他们现在不知道自己为他们死了第二次也无所谓,他们总会知道的。




但是现在自己连这最后一条路也被堵死了。




Shaw绝望地盯着空洞的天花板,心里出奇地平静。




天花板是昏昏暗暗的白色,让她想起纽约的雪,和有一年的冬天,在纽约泛着白光的日子里,Root和她站在一辆货车旁边的场景。那个戴着黑色毛线帽,明明冷得脸色发白还是任性地穿着华而不实修身大衣的女人。




那个女人用她最温和好看的笑容来迎接自己,去送别自己,用她轻佻的动作触碰自己的肩膀,然后笑得调情意味十足,大眼睛里却溢出真诚的光芒。




她用那样带着希冀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样好看的笑容勾诱着自己,把任务需要的装备递给自己,说,“Trust me.”




进退维谷,SM只留给她绝望与崩溃的道路,然后逼她一步步走上去,再一点点发现自己正在走上去。




Shaw看着天花板,漆黑的眼睛里,眸光再次慢慢凝聚。






I trust you.


Will you trust me ?






一周之后,那个铐在病床边上的手铐被解开。




Shaw拿回了她的枪。






TBC







评论

热度(75)

  1. 阿壳壳壳儿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Elr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