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Shoot 6

Elroy:

————————————————————————————


抽空码个字!有爱肖根的都去给POI投票啊!提名赢了可以看全员红毯啊!记得NYCC的官方糖度吗!红毯肯定比那个更劲爆你们确定你们不想看?!投票赢了有几率增加网飞接盘的可能性啊你们确定你们不想继续看肖根?!


BTW作者菌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如果看见什么思维混乱逻辑神奇的地方千万不要觉得奇怪只是作者菌精力已不足以支撑自己好好思考了。


投票地址:http://vote.peopleschoice.com/#!/home/all/35/2  投票直达


投票群:495114366。欢迎各位加入战队!为了全员红毯出一份力!为了POI能继续拍下去出一份力!


————————————————————————————




标题:Shoot 6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无差



等级: 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 正剧向。




———电梯间———


 


Shoot 1


 


Shoot 2


 


Shoot 3




Shoot 4


 


Shoot 5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电梯间———




Chapter 6




Greer给的命令相当奇怪。Shaw骑着机车,从下城区的每一条街上经过,然后在城里不停地绕圈子。




他就让她像这样不停地跑来跑去,一开始她并不明白这样的意义何在,但是很快她就想通了——SM要用她来钓出小分队。




好想法。Shaw几乎是冷笑了一下。可见SM的人对小分队的行动模式还处于试探时期。这让Shaw突然生出一种不可多得的自豪感。不管他们折磨了自己多久,自己还是没有透露出这些最重要的信息,不是么?




Shaw加速让机车在道路上飞驰,几乎要将被关押被折磨这么久的抑郁全部清空。这种自由的感觉让她想要吼叫。




这种因为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而导致心脏狂跳的感觉让她激动。真是久违了,Shaw想,这种兴奋,真是久违了。




她的心情很好,情绪也相当高涨。直到她居然真的碰到了那个女人。




一开始Shaw并没有认出那个女人,她离她太远,也太久没有再见。但是她认出来了。突然地就认出来了。




在离她还有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她就看到她了。而且她相信,那个人也看到她了。




五十米。


Shaw看到那个捧着纸袋的女人僵硬地停在了原地。




三十米。


她依旧顿在原地,穿着Shaw熟悉的黑色皮衣。




二十米。


Shaw看到她惊愕的表情。




五米。


Shaw转过头,似乎看到她大眼睛里倒映出自己戴着黑色头盔的倒影。




“滴……”


耳机一阵嗡鸣,Greer的声音传出。


“干得漂亮,Ms.Shaw。你替我们找到Samantha Groves了。”




Shaw觉得她的耳朵跟着耳机开始嗡鸣,好像连头皮都开始震颤。她的喉咙一阵抽动,脑子里全是刚才擦肩而过时Root盯着她的眼神和僵硬的模样,让她没有余力去躲开迎面撞来的卡车。




“Root……”这个名字从嘴唇间摩擦而出时,Shaw才迅速清醒。




SM找到Root了。




而迎面撞上的卡车也让她在瞬间失去了意识。






满世界的黑让Shaw觉得冷。她从来没有这么冷过。Shaw在黑暗中抱紧自己,本能地觉得有问题,像是有什么人把哪些东西从自己身上挖掉了。这让她觉得空,觉得冷,觉得自己不完整。




Shaw想,也许是SM的人又在自己身上搞了什么实验。但是很奇怪,她不觉得痛。




远处有什么人在低低浅浅地吼叫,有些模糊,于是她放轻了呼吸,想要听清那个人在叫什么。




“啊!!!”


悲鸣。


相当痛苦的声音。




Shaw熟悉这种悲鸣。她在折磨任务目标的时候没少听这类声音,觉得无趣,失去了兴趣,于是她想再次潜回自己的世界。




“啊!!!!”


再一次的悲鸣。比刚才痛苦许多,也清晰许多。Shaw猛然惊醒。这个声音,是Root!这是Root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挣扎着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一张手术台上,手脚都被束缚着。浑身支离破碎一样的疼痛让她想要立刻昏过去,但是她咬紧了牙,用嘶哑的声音问满脸惊愕的医生,“Root在哪?”




老天。Shaw听见医生们开始乱七八糟地叫嚷着上帝那慈悲的名字。




“她是怎么清醒的?”有一个医生的声音比较大,“你们给她了多少剂量的麻醉?”




她的耳朵在嗡鸣,意识也游离在了消逝与清醒的边缘,于是她使劲咬着舌尖,愤怒地吼叫,“我他妈问你们Root在哪!回答我!”




“麻醉师!”医生并没有理会她的叫嚷,只是扔掉了手术刀,伸手把她摁住,“重新实施麻醉!”




“滚开!”Shaw奋力地挣扎着,几乎是同时,她再次听到了Root痛苦的哀嚎,这次比刚才那两次都要清晰,“Root!”




“来两个人摁住她!”三个人摁住了她的手脚和四肢,Shaw看见戴着口罩的麻醉师手里那支注射器,她想要挣脱,她要去救Root,但是她挣脱不了。




“Root!!”Shaw用嘶哑的声音竭力去叫那个名字,得到的回应却是一阵更加悲惨的哀叫。“你们这群他妈的混蛋!放开我!!”




直到那支注射器再次刺入Shaw的脖子为止,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意识再次不受控制地陷入黑暗深渊,Shaw拼命不想让自己闭上眼睛,却反抗不了身体的本能。眼睛再次合上之前,她看到手术室最顶部的那个玻璃后面,Greer逆着灯光的黑暗身影。




Greer。


Shaw想。这个婊子养的人渣在他的余生一定要受尽她各种酷刑的折磨。




******(FLASHBACK)******




“Ms.Groves,”Harold拉住Root的手臂,“我们不能冒险就这样光明正大地现身街头。谁都不知道SM的人抓住我们之后会做出些什么。我不能允许你这样做。”




“但是这是唯一的机会。”Root看着Harold的眼睛,“我们时间不多了,对新生的TM是,”她顿了一下,“对Shaw也是。”




“Mr.Reese!”Harold紧紧扣住Root的上臂不愿松手,求助般看向站在门边的高大男人。然而那个男人绷紧了身体,避开他的目光。




“这次我同意Root的说法。抱歉,Finch。”




“Harold,”Root一点一点掰开Harold不愿松力的五指,“别忘记。战争需要牺牲。”




Harold的肩膀耷下来,沉默片刻,妥协片刻,“好吧。但是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计划,不能就这样毫无准备地去送死。”




“我们当然不会毫无准备。”John突然开口,向Root送去一个眼神,“还记得你那次从黑帮手里劫下来的导弹吗,Finch?”




Harold在瞬间瞪大了眼。Root拍拍他的肩,露出一个相当小恶魔式的邪恶表情。




“相信我,这绝对会是一次十分激动人心的深入敌营。”




TBC

评论

热度(66)

  1. 阿壳壳壳儿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Elr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