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翻译】Power Play(控制游戏)

叉叉勒个木:

麻麻碎了,窝说窝要赶个工作用PPT才得以继续坐在这里把这节翻完...好了根妹出场了,用一场wax play把大锤收服...


作者: FujinoLover


翻译:叉叉木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10071?view_adult=true




Chapter 2


 


第一场调教课程安排在了两天后。Shaw只签了一场,这个机构有个政策允许他们的客户在签长期合同之前进行一次体验。北山把她领到地牢就离开了,随后她被要求脱掉衣服跪在原地等待。她毫无异议地照做了,即使在察觉到了身前的单面镜后传出的视线时也未有丝毫迟疑。她没有羞怯这种情绪。她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里服役,那份工作可容不得她害羞。同时,她也以自己的身体为傲。


 


Shaw大胆地向着镜子那面瞪视,即使那里面只有自己的身影。时间在这样视线的僵持中流逝,仿佛过了很久,那股视线的压迫感减轻了。她知道这个不知是谁的眼神战对手已经离开了镜子的那一面。仿佛在证实着她的理论,身后的门一声轻响,有人进来了。


 


她有点吃惊地看着镜中反射出的那人的全貌。说实话,她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高大的,有着鼓胀肌肉的男人,至少会是一个人们普遍意识中认为能让她这样的前海军陆战队员屈服的人。但是,这次却是一个女人。还是个高挑瘦弱的女人。她全身包裹着紧身的黑色皮衣,肌肤白皙,曲线柔和,像丝绸一般柔滑的头发和明亮的笑容。Shaw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安全词?”


 


她的嗓音如旋律般优美,但是带着某种让Shaw淡淡不爽的特质——淘气。


 


“靛蓝。”


 


这个女人点了点头。“四肢着地跪下。”


 


Shaw如她命令那样做了。遵从命令对她来说并不难,她曾是个优秀的士兵。既然已经是四肢撑在地上这个姿势,她毫不意外这个女人随即坐在了她的背上。尽管承载了她全部的重量,但这对Shaw稳固的身形并没有造成丝毫影响。


 


女人勾起一抹笑意,交叠起了双腿。“真是个强硬的家伙呢,是吧?”


 


“是的,女士。”


 


修长的手指若有若无地游离于Shaw裸露的肩胛。“不要称呼我‘女士’,那让我感觉自己很老。”她饶有兴致地轻敲着身下人肩胛上正在愈合的伤疤,“叫我‘Root’。只叫‘Root’,不用附加‘小姐’、‘女主人’、‘夫人’这些尊称...你叫Sam,对吧?”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Shaw意识到,尽管如此还是同意了。


 


“Corti和我谈过你。我是说,他并没有告诉过我你们具体做过什么,但他喜欢你。”


 


Root突然起身,减轻了Shaw身上的额外负重,但她并未改变四肢跪地的姿势。Root的声音伴随着一些其他的杂音从房间的另一边传来。Shaw猜测那个瘦高的女人正在放置玩具的橱柜里翻找。一阵兴奋贯穿了她的身体。她想看看这女人的柜子里有些什么,能否对得起她付的价钱。


 


“我看过你的档案。”


 


Shaw几乎没有发觉Root已经偷偷靠近了她,在她能做出反应之前就已经被电流击中。她四肢一软,瘫在了木质地板上,身体仍在持续着细微的抽搐痉挛。Corti可从没试图做过这种事。被电击真他妈疼。多亏了那把电击枪,她身体上的每块肌肉都因骤然失去血糖而尖叫着,而她喜欢这种感觉。


 


“我差不多算是你的大粉丝。”Root拽着她的手臂把她翻了个面,随即跨坐在了她未着一物的臀上。“所以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


 


而当Root炫耀似的拿出一根火柴和一个装着蜡烛的杯子时,Shaw感觉更加兴奋了。她饶有兴致地看着Root举起蜡烛在她前臂内侧滴下几滴,赞许地轻哼出声。滴蜡,Corti对这个并不感冒。Shaw曾经自己试着玩儿过一次,却发现滚烫的蜡滴到皮肤上对她来说和雨点没什么区别。她并没想过当第一滴蜡击中肩膀时会让自己发出如此剧烈的冷嘶。看来电击枪的残留影响至少将敏感度提升了三个层次。Shaw为这个新发现而惊讶不已,抬头望向自己上方的女人,这个从自己口味来说笑得有点太过自鸣得意的女人。刚才发生的事情与众不同,Root与众不同。


 


 “有件事我忘了写进档案里...”Shaw挂上与那张臭屁的笑脸相匹配的坏笑,“我对这种事可是乐在其中。”


 


“我很高兴你这么说,”Root答道,突然倾注了大量的蜡液在Shaw的胸部中央。细碎的呻吟在她听来如音乐般优美。“我也是。”




TBC



评论

热度(67)

  1. 阿壳壳壳儿叉叉勒个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叉叉勒个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