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Drunken Call (十五)

Noramyw:

Root在酒吧门口看到了Shaw。


John抓着她的一只手——那只手上攥着一个破碎的酒瓶子,他的西装沾着酒渍,领口开着,脸上有五个手指的红色痕迹。在他们身旁,是一个穿着三件套的男人,他正一脸歉意地从口袋里掏钱,手腕上的绳子牵着一条狗。




Shaw和他们不一样。


她的头发散乱,眼睛发着怒光,嘴里在骂脏话,手臂肌肉绷紧,费力地挣着Reese的钳制,黑色背心的胸口可见濡湿了一块(应该是被泼到的酒渍),低腰的牛仔裤紧紧贴着她的身体,高跟靴也狠狠地在地面上碾压着。她看上去愤怒极了,像某种动物。




也该死地好看极了。Root胸口发闷地想。




“Shaw?”


Root快步走了过去,与此同时,Reese松出一口气地放开了Shaw。


“Sameen,你还好吗?”




Root被瞪了一眼,她看着Shaw扶着Reese的肩膀站稳了,嘴里咕哝着。


“不能更好了。”




“她怎么了?”


Root叹了口气,伸出手想要帮忙,但Shaw打掉了它。


“Shaw大学之后很少打架了。”




“某个混蛋的错。他整晚都在打Shaw的主意。”


John耸了耸肩膀,往旁边站了站,脱开了Shaw的手。


这导致Shaw一下摔进了Root怀里。




Shaw挣了挣,然后不动了。


“西装侠”对Root做了个不用谢的口型。




“拜托告诉我Shaw不是被烦到喝醉的。”


Root皱了皱鼻子。


Shaw像是喝了很多种混合的酒。




“她是心烦。”


John Reese说道。


“或者还因为刚刚手术失败了,被主任训了一顿。”




“今天每个人都太挑剔了。”


Shaw应景地咬了咬牙,她的声音透过Root的皮衣,沉沉的。




“我会搞定的。”


Root笑了一下,许诺似地轻轻拍了拍Shaw的背。


她终于有时间看向旁边站着的陌生人。




“Harold,right?”




“很高兴见到你,Ms.Groves.”


Harold Finch有些紧张地往John Reese的旁边走了一步。


“我听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Always knew you had a soft spot for me, lurch.”


Root开心地笑了一下。




“是Shaw说的。”


John Reese咳嗽了一声,看向别处。


“主要是说你很烦。”




“.....我可是个甜心。”


Root僵硬了一秒,随即又笑了起来,向Harold Finch伸出手,向着旁边的狗歪了歪头。


“终于见到你本人了。另外,这条狗很可爱。”




“它叫Bear。”


Harold Finch短暂地握了下Root的手。


他收获了一个眨眼。




Harold Finch再次往John Reese那儿走了一步。




“我得把她带回去了。”


Root挑了下眉,没继续纠缠。


她伸手揉了揉Bear的头——它意外地乖巧温顺,和电话里听到的不太一样。




“Bear?”


Harold Finch紧张地舔了舔唇。




“不。我是说这只。”


Root抓住了Shaw的手腕,朝Finch挥了挥。


Shaw像是睡着了。




但事实上,当Root把她搬上摩托车的时候,Shaw是醒着的。


她自发坐在了前面。




“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Root给她扣上头盔。


Shaw仰着头,让Root把搭扣系好。




“我没有喝醉。”


Shaw低声说着,试着发动车子。


Root及时拔走了钥匙。




Shaw看着空空的手,皱起了眉。




“那你就应该记得我从来没让你开过摩托车。”


Root勾了唇角。


“坐后面去,Shaw。”




“我告诉过你,你很烦吗?”


“Always,Sameen。”




TBC

评论

热度(362)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