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28

angela_n:

前文:点我点我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28




Root 感觉自己身处水中,无法呼吸。


如果一个人,无法接受她的感情,她都可以理解——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同性。


但是如果一个人,无法接受她是因为她的性取向,那么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想了。重点是,那个人,还是她喜欢的人。


她低着头,她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会过去的。怎么痛的都好,只要咬着牙,总有过去的一天。


“Does it matter that I'm gay?” Root 的声音很小,蜷缩的肩膀显示出她的渺小。很奇怪不是吗?她长得那么高,这一秒却让人觉得她看起来,很小。


 




Shaw 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伤人。尤其是当她看见Root 垂下的眼皮,和低下的头。


她一整天都在头疼里度过。更别提这一切都伴随着生气和莫名的愤怒。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当她见到Root 的时候,她必须也让体会一下她的心情。


然而她发现自己做得太过了。


她看着还被Root 握在手里的手。她可以感觉到Root 的手心温度,都开始变凉了。她不想否认,她为Root 觉得心疼。


让人无法接受的不是她的性取向。


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她的隐瞒—— 虽然那一些她为何隐瞒的苦衷,听起来可信度是那么地高—— 但是人就是这样的不是吗?当你有过被一个人隐瞒的经验,下一次你会发现自己无法完全信任她了。


当她听见Root 的问题时,她陷入了沉思。她这辈子都没有和同性恋打交道的经验。同性恋到底会影响些什么?她认真想了想,做出了一个结论:同性恋不高贵。异性恋不高贵。只有爱高贵。


“No. ” 于是她回答。她的声音很诚实。下一秒她看见Root 抬起头来望她,这一次她看见 ‘希望’ 回到Root的眼里。


“Do you mean it? ” Root 的声音听起来怯怯的。


Shaw 点头:“什么取向都好,大家都是人。” 事实是,要是Root 真的一早就告诉她性取向,她或许真的不会让她走得那么靠近。不是歧视,只是她没想到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她把一个可能性放在身边。还要在伸手可及的距离。自从Mr. Shaw 离世,她的心思只有专注地陪着Bear 成长。所以……


然而,现在,她们似乎都无法回头了。不是吗?


但她还是有一个非常想要理清楚的点。


可能是因为脑力交瘁,可能是因为药力作用,她干脆就直接靠在沙发上,将头侧枕在椅背上。她问:“所以你来我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 Shaw 的眼珠在夜里炯炯发亮,她的表情似乎在提醒Root:不要撒谎。


Root 选择沉默不语。


“真的只是为了友情?” Shaw 问。


Root 想了想,决定诚实回答。“不完全是。”


“So..... are you just like those guys, stay around so you could finally get me into bed? ” 她问得更深入。


Root 想也不想就回答:“No.” 


Shaw 没有接话,只是注视她。她盯着她看,似乎在寻找一丝她在撒谎的可能性。“No? ” 她免不了觉得自尊心受损。她以为在别人眼里,她是个很吸引人的女人。原来在Root 眼里,不是?这不对啊,Zoe 不是尝试约她出去吗?


“别误会。我…… 我当然不是瞎子。” Root 似乎可以理解她的想法。“Sameen, 你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你很吸引人。很吸引我。很多时候,在你身边我都觉得自己要被荷尔蒙淹没,但是……” 她停顿了一下,发现Shaw 竟然笑了。她以为这个回答会让她觉得被冒犯,原来没有?


“但是什么?”


Root 打开皮衣的拉链,从夹克内衬拿出手机。她解锁,打开了iTunes. 她把鞋子脱了,直接整个靠过去Shaw 身边,把手机给她看。她指了指上面,说:“这首,是在纽约你的餐厅里写的。”她把头靠在Shaw 的旁边。就好像她们共同躺在一个枕头上的要样子。


Shaw 这才发现Root涂了黑色的指甲油,指甲剪得很短、很短。她的手指很修长。


“你听过吗?” Root 的声音把Shaw 拉了回来。


Shaw 认得歌名The Lost Happiness. 她记得那天在机场她的粉丝 “逼” 她听过一次。于是,她点头。


“Martine 说我们快要卖到上白金唱片了。 她还说,她似乎都可以看见颁奖嘉宾念我的名字,让我上台领我的第二个 Grammy 了。”


重点到底在哪里?Shaw 听得一头雾水。


“还有这首,” 她继续往下滑,点了点,又继续往下滑。“这首。这首。这首,和这首…… ” 她干脆直接把手机交到Shaw 的手里。“我的电脑里还有很多,都是在你家里写的。还有很多即时的灵感我没有马上记录下来。我只写那些让我印象深刻的。你听明白了吗?“ 


Shaw 摇头。


”我一直都很喜欢自己的作品。他们说,如果你不喜欢自己的作品,怎么可能让别人也跟着喜欢?但你知道吗?我从来不知道怎么去爱我的作品。但这些歌曲,这些只有在你和Bear 身边的才写的出来的歌曲,让我明白怎么去爱…… 我的作品。”


也许是信息量太大了,也许是Root 的感情太重了,Shaw 觉得她的脑子一时应转不来。好半晌,她才开始恢复过来。“All these? ” 她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All these.” Root 点头。她笑了。“有一首还是 Bear 和我一起写的。虽然她只是开始了几个音。” 她从一脸更加不可置信的Shaw 手里拿回手机,打开了相册,点开了其中一个 Video.


Shaw 看见 Bear 在里头。


背景是她们家的厨房。Root 和Bear 都在镜头里。Bear 手里拿着汤匙,面前摆着很多的玻璃杯子。杯子里装着不同水平的水。她们一起玩乐,但从影片里,不难发现Bear 很有天赋。Root 只要教她一次,她就马上懂得如何应用了。


“Bear...... ” Root 一说起Bear 就笑得一副有女初长成的样子。“她很有天分。这是她要筹备表演,让我给她想的。”


Shaw 没有应她。她记得Bear 提起过家长日要表演。她当时还打趣说要不然她们一起表演劈柴好了。看来Bear 应该是吓坏了,所以自己找了Root 帮忙。


重点是:Bear 真的很喜欢Root 啊。而 Root 也很疼爱她。


她继续看影片,直到影片播完,后面的影片都是晃动的,因为 Root 和Bear 不知是谁先开始把水泼到对方身上去的,然后两人就乱成一团了。


但是Shaw 还是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个影片。


看完之后,她把视线放回Root 的身上。发现她靠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自己。她也发现,Root 原来都是一直以这样的目光凝视自己。最后她更发现,Root 已经不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


Root 是和自己一起,坐在她的位置上。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但她觉得这个距离意外地让人觉得心安。于是她沉默,不愿意指出这件事。


她们沉默地坐了一阵,彼此都没有说话。偶尔交换眼神。大部分的时间,Shaw 刷着Root 的手机,播了一些音乐,看了一些她和Bear 一起拍的照片。


她发现Root 一点都不介意她碰她的手机。


“你还想要我离开吗?” Root 的语气很轻。


Shaw 想了想,然后点头。“嗯。” 她是应该休息了。但她不打算跟她解释为何。她发现她喜欢看她误会。


Root 点头。不难看出她的失落。但她之前说了不是吗?只要她解释清楚了,而Shaw 还是希望她离开,她会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里的。“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Shaw 把手机交还给她,然后和她一起从沙发上站起来。


Root 难过地接回手机,然后往门口走去。


Shaw 却把她拉了回来。“先吃饱。” 


Root 一脸惊讶地看着她拉着自己手肘的手。


“你不是说从午餐开始就没吃了吗?吃饱了再回去。要是太累就不可以开摩托车了。打电话让 Nolan 过来接你。”  


“我不觉得你病了还应该给我弄吃的。” Root 摇头,拉着她一起站在原地。


Shaw 说:“不是我煮。刚才保姆过来照顾 Bear. 她做了晚餐才回去的。我给你留了一份。” 


 




其实要是Shaw 真的承认的话,在她心里,早就把Root 当成这家里的一份子了。


不是吗?


Root 在这里有自己专用的拖鞋,有她专属的杯子。沙发、饭桌都有她专属的位子。起居室里有她到过的踪迹。


就算Shaw 否认也好,她也无法否认,每天的晚餐都会不小心准备多一人的份量—— 一开始是不小心,但到了后来,已经变成习惯。她会刻意地把雪柜填满,以免Root 吵着肚子饿的时候,没东西喂她。补给食物的时候,也会偏向Root 的口味去选择她喜欢吃的食物。她和Bear 不挑食,可是Root 对食物要求很高。


要是她真的认真看回去的话…… 


把Root 喂饱、送到门口时,Root 忍不住问:“我们……还是朋友吗?”


“Yes. ” Shaw 从来没想过不和她当朋友了。“But I think there's one thing we both need to admit. ”


“And what is that?” Root 发出了专属的小颤音。


“That we had crossed the friendship line a long while ago. ”




(未完)




还在计划内。这篇比较长。


今天早了因为我想看你们怎么说。


What do you think?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03)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