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肖根】Shoot 5

Elroy:

标题:Shoot 5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无差


 


等级: 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 正剧向。


 


———电梯间———


 


Shoot 1


 


Shoot 2


 


Shoot 3




Shoot 4


 


Shoot 5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电梯间———


 




 


Chapter 5


 


(接一二章,正式进入时间轴。)


 


就算是Root其实对生活质量没什么太高的要求,但是当她走进这间简陋破旧的老屋子时还是很为那两个人委屈了一下。特别是Harold,他这个人一向对什么事都有讲究,在这种连卫生间都是老式的破地方住着实委屈他了。


 


“Hey,boys.”Root冲两个人抿出甜甜的微笑。John的一身西装看起来已经穿了很久了,肘弯那里皱得不像话,而Harold竟然也难得地没有一天一套西服地去换。


 


现在她也许是他们当中看起来最好的一个——即使也没好到哪去。但是最起码她的衣服是今天刚换的。


 


Harold抽空从电脑屏幕上抬了抬头,向她递过去了一个眼神,“Ms.Groves,真高兴你还能有衣服换。”


 


Root耸了下肩膀,“TM怎么样了?”


 


“好很多了。”Harold一边飞速地敲击着键盘,一边抽空回应她,“比前几天好多了。如果SM肯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我想TM还有机会可以重新上线。”


 


John停下了擦枪的动作,“没想你也会说冷笑话,Finch.”


 


Harold皱眉看向他,似乎是想要反驳,却被Root接下话茬,“Harold,SM是不会给我们任何时间去反击的。你必须得快了。”


 


“我觉得我已经在尽量了,Ms.Groves,重建TM的系统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Harold拧着脖子,语速有些起伏,Root听出了他的焦躁,却无可奈何。


 


他们每个人都很焦躁。


 


沉默了大约有几秒钟,Harold才再次开始敲击键盘的动作,噼里啪啦的声音在略显空旷的屋子里回荡。“很抱歉,Ms.Groves,我情绪有些激动。”


 


Root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我理解你,Harry,她是你的孩子。我想你会比我更痛苦。”


 


Harold没有接这个话题,“有Ms.Shaw的消息吗?”


 


Root吸了一口气,把眼神从他身上移开,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屋子的四周。即使她尽量想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屋里其他两人还是听得出其中潜伏着的波涛汹涌。


 


“没有。”


 


Harold再次停下手上的工作,抬头去看她,“Ms.Groves,冷静点。我们都不希望你出事。”


 


“不用担心,我很冷静。”Root勉强地想要露出个稍微轻松一些的表情,却没想到自己完全没有余力去控制脸部肌肉,于是Harold从她脸上看到的就只是半个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就已经提前凋零的凄惨笑颜。“知道她还活着,这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一种恩赐。”


 


John依旧沉默着,从枪上抬起的眼神萦绕在了Root左臂上一块还未完全长好的伤疤上——机器下线那天,她为了让自己和Finch先走一步而留下的枪伤。


 


然后他握紧了拳头。


 




 


“Ms.Shaw,任务完成了吗?”


 


Shaw合上手中用过的注射器,戴着手套的手指敲了下耳机。“如你所愿,Greer。没用枪,安静且迅速。”


 


“我就知道你会是最好的。现在,Ms.Shaw,门外已经为你备好了车。请上车,选取你喜欢的装备,我们要开始解决下一个目标了。”


 


Shaw敲断了通话。手指触到脑后那块尚还有些痛痒的伤疤,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没错,她投敌了。


 


她逃不掉,但是她也不能一直在这该死的地方等着SM的人将她折磨至崩溃,所以她决定投敌。先让她自己逃离这折磨的地狱,然后才能反击。


 


投敌对她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Shaw咬紧了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代表她输了。她讨厌输,更讨厌这种出卖自己伙伴的行为。即使这是必须要做的。


 


她很清楚,如果不趁自己还算是清醒的时候做出这些事,日后她可能会用另一种更加诡异的方式做出这些事。


 


“战争要求牺牲。”


 


她记得小分队里有两个人这样跟她说过。身为战士,没人比Shaw更了解这句话的含义和其中所蕴含的代价。


 


战争要求牺牲。牺牲的不仅是生命——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最幸福的牺牲——更是精神和灵魂。每场胜利的战争背后都会铺垫起成千上万破碎的心与灵,而她,只不过是这场末日浩劫中的其中之一罢了。


 


她没有天真到在她说出那句“我放弃了,我投降”的话后SM就会像欢迎失散多年的兄弟般张开怀抱迎接她,她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所以在Greer把她推上手术台的时候她并没有吃惊,在知道自己脑后被植入了一块“可控芯片”后也并没有太过愤怒。


 


俘虏是没有人权的。而她,现在也不过只是个稍微有些用处的俘虏罢了。


 


Greer告诉她,这块芯片可以时刻追踪她的所在地址,监控并回馈她的身体各项指标,甚至还能掌握她的生命——毫无新意的可控制性炸弹。Shaw很确信这只是它其中一部分的功能,Greer肯定还有所保留,而这也毫无疑问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她。


 


她还不知道这块芯片的全部功能,作为医生的Shaw知道总有一天有人能开发出什么仪器,能够彻彻底底地侵犯别人的思维,作为Agent的Shaw也亲眼见识过那个机器上帝的能力。所以她不能确定那个该死的邪恶上帝是不是已经开发出了什么人工神经检测仪器,更不能确定自己脑后那块有多大可能性就是现代科技的最尖端结晶。所以她从手术完毕的那天开始,每天进行自我催眠。


 


要感谢当年那些残酷到了一定境界的训练。她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思维。她可以通过每晚自我催眠,让自己不去想那条世界上最棒的狗,想一个女人的脸,想三个男人的现状。她甚至可以逼迫自己去忘记他们的名字和所有秘密。


 


Shaw吸了口气,在那个瞬间将所有的思绪与记忆一同迅速清出体内。现在她的每一滴血液,都不可以再与那个小分队有交集,她的每一次思维,都不可以再和某些人有关系。


 


现在,她是SM的Agent Shaw。


 


投敌之后的唯一好处,Shaw在上车前最后想了想,也许就是Root现在已经知道了她还活着吧。


 




 


“现在你要到下城区去,”Greer的声音传出来,“带上你需要的武器,轻装简行,下车。我已经给你备好了代步工具。”


 


“哈,真贴心。”Shaw冷冷地嘲讽道,在车后座摆放的各类轻型武器中仔细检查,然后挑选出自己用得最熟最好的,揣在大衣兜里。


 


“承蒙夸奖。现在出发吧。”


 


“等等,”Shaw正打算伸向另一把枪械的手顿了顿,眯起眼睛,“Greer,我还没有整理完。”


 


“从不知道你挑武器还需要这么久。”


 


Shaw无声地笑了,声音却一贯地冰冷。“都得归功于那么久的监禁生活。我好了。”


 


“代步工具在你身后十米。目标地址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十分钟内赶到。”


 


一辆重型机车停在SM的车后十米左右距离上,Shaw挑了下眉毛,接过司机给她递过来的头盔。


 


不管怎么说,这辆车确实挺酷的。




TBC






作者的逼叨叨:


 


1.这章有伏笔。有兴趣的可以稍微分析一下虽然我觉得以我的智商写下的那点破玩意儿也耐不住别人去分析几乎是一点就透。


 




 


(预警:底下是一些对文章中细节的分析。觉得自己看懂了文章内容的请跳过。个人觉得看完分析其实就很无趣了……)


 




 


2.关于那个“牺牲”:Subway小分队成员中的每个人都有牺牲。这里就稍微谈一下写这篇的时候我概念中Shaw的牺牲。


 




 


先来捋捋被SM俘虏后对Shaw来说的可行方案以及她个人对方案的心理优先排序好了。


 


明显有两种方案:要么跑,要么降。


 


Shaw的话是那种抗争型,所以她肯定会先尝试逃跑,而且是宁死不愿意投敌的。所以就有以下几个推测:


 


首先,她是想通过逃跑来刺激SM,逃得掉万事大吉,逃不掉,惹SM杀死她。不管是哪个对她来说都是不错的结局。逃了她可以回到小分队,死了她也就不用再担心小分队的秘密被她泄露。这里就很清晰了。第一位的,她会牺牲自己的生命。Shaw是不怕死的人,她渴求危险,而且与危险为伍。她习惯死亡的味道。(被Root训的那集可以看出来)所以在求死这条路被封死之后其实她是有绝望的,一度想要放弃自己。但是我也有写,在那个挣扎的边缘她想起了Root对她说的那句话(见上一章结尾)。于是她决定投敌。


 


投敌这件事,对于Shaw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侮辱。这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这种奇妙的想法。对于Shaw这种人来说,生命不重要,某些捉摸不着也感觉不到的信念才不能放弃。


 


但是对于她来说也只有投敌这条路可以带给小分队一些周旋的筹码。她人在SM,如果能活下来,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反败为胜的契机和可能性。


 


通过剧中她的各类行为和表现来看,就算她轴,不可否认的,她也是个比正常人更有尊严和骨气的轴。(x)


 


据我估计Shaw既然是那种就算死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某种信念的人,所以在坚持自己“人格存活”的情况下做出这个选择对她来说或许会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而这是她最终选择的路,也是她可以做出的最大牺牲——她要拧着自己的精神和心脏,违背自己的信念,出卖队友的信息,以此为自己争取机会。


 


违背自己的本意其实是蛮不好受的,特别是她还是个没有多少感情的人。她的感情全部都在小分队那里,出卖他们也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凌迟了自己刚获得不久的感情。可以想象一下对她来说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简单来说就是在投诚后的每一天,Shaw都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们自行感受一下吧。感受好有兴趣的可以各种跟我聊聊,咱们来探讨一下接下来要怎么虐这个可怜的孩子(x)


 







评论

热度(81)

  1. 阿壳壳壳儿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Elr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