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壳壳壳儿

个人收藏文库 如果有小伙伴看见喜欢的麻烦到原文点赞

两个爸爸 two fathers

叉叉勒个木:

文风赞!大锤的心塞有谁知哈哈哈哈哈~~


I'm a private person:



我有两个爸爸.


确切地说.他们都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如果给我做一份个人简历.上面必定少不了“父母双亡”“颠沛流离”“孤苦伶仃”“惨不忍睹”这些字眼.


事实上.在遇到芬奇爸爸之前.我感觉自己过得还算不错.


最起码天天有东西吃.有玩具玩.有人被我打.


 


我从小就对女孩儿们的东西不感兴趣.她们还在玩洋娃娃的时候.我已经用玩具手枪了结了好几个鸟窝.


 


院长一年到头对我说的最多的句子就是:肖小姐.请你做个安静的女孩子好吗?


 


那年冬天.


芬奇爸爸带我离开德西玛孤儿院那一天.


我永远记得.


细碎的雪.寒冷的风.和院长努力憋笑到抽筋的脸.


 


 


我不明白为何孤儿院里环肥燕瘦.芬奇爸爸偏偏挑中了我.


他戴一副黑框眼镜.气质卓绝.笑容温和.


他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是一大串我听不懂的句子.


唯一捕捉到的关键字是号码.


好吧.


Whatever.


 


他没有带我回家.反而去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旧图书馆.


有个男人等在那儿.


身形修长.五官英俊.跟芬奇爸爸相比.是另一种人格魅力.


是那种…孤儿院的女孩子会尖叫着晕过去的魅力.


 


可惜.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芬奇爸爸.


因为这个英俊的家伙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芬奇,这个黑瘦的小男孩是谁?


 


这就是我的里瑟爸爸.


我讨厌他.


 


 


 


里瑟爸爸是个猛男.


这个猛字同时体现在他出门射膝盖的时候和在芬奇爸爸的床上的时候.


 


芬奇爸爸对操作电脑有异于常人的天赋——好吧他就是个宅男.


但他非常有钱.


这体现在我逐年增长的零花钱上.


对于我更新武器库不无裨益.


 


是的.我对武器的热爱犹如普通女孩对衣服的追求.


里瑟爸爸负责教我用枪.


他经常夸我:Myson.You are great.


 


虽然我说过上千次我是女的.他还是称呼我son.


等我有一天打得过他.一定要把枪抵在他脑袋上逼他叫我pretty lady.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芬奇爸爸和里瑟爸爸的关系.


我以为他们只是不熟的同事.


直到有一天.


我躲在图书馆的一个书架后面.听到他们的对话.


 


“Finch.你知道我只是在完成任务.我发誓和那个女人没有做任何事.”


 


“MR.Reese.你没有必要向我解释.你只是在做你的工作.和对方调情也是情势所逼.鉴于你对于女性的吸引力.我想这很正常.”


 


“Harold.你在生气.”


 


“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你太尽责了一些.那位小姐…吻了你的脸颊.”


 


“我现在想吻你的嘴唇.”


 


接下来的事我实在不想提起.这对于一个17岁的女孩儿来说.算是某种童年阴影了.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但我悄悄爬过去看到的画面.真是极具冲击力.


 


芬奇爸爸红着脸推拒.还是被里瑟爸爸亲得晕头转向.里瑟爸爸得寸进尺地把手伸进芬奇爸爸上衣里.芬奇爸爸惊呼.


不知道里瑟爸爸摸到了什么地方.芬奇爸爸的声音开始变得奇怪起来.带着哭腔.


 


我没有偷窥癖.


所以在里瑟爸爸蹲下去脱芬奇爸爸的裤子之前.我及时爬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藏在角落里堵着耳朵.


 


 


芬奇爸爸和里瑟爸爸从来不跟对方说我爱你之类的肉麻话.每天来来去去都是两张公事公办的脸.这很难让人联想到他们是合法伴侣.


 


他们俩对穿衣有着截然不同的癖好.


 


芬奇爸爸永远是一身规整的三件套.每一颗扣子都要一丝不苟地系上;


里瑟爸爸偏爱剪裁修身的西装.领口永远松散.他不喜欢被领带束缚.


 


里瑟爸爸经常被芬奇爸爸数落.冰箱里打开都是炸弹;换衣间里塞满了重型机枪;床下堆尽了各种刑具.当然其中包含了一些玩具.


 


当芬奇爸爸喋喋不休的时候.里瑟爸爸就会坐在桌前擦枪.装作自己在听的样子.


 


 


芬奇爸爸是个保守刻板的人.他不喜欢有我在场的时候和里瑟爸爸过于亲热.这让他觉得不合礼数.而里瑟爸爸全然当我是空气.抓过芬奇爸爸就亲.最后被罚去厨房洗碗.


 


 


他们都有传授我各自的技术.


到最后.我只掌握了枪械专业知识.


计算机?


Come on.


我这种大脑不会拐弯的人.还是喜欢直来直去.看不爽就揍.


 


在我又一次完美地配合里瑟爸爸完成芬奇爸爸交待的任务以后.


他用那双24K蓝钻眼睛欣慰地看着我.


That’s my son.


 


去你妈的son.


 


 


芬奇爸爸腿脚不好.里瑟爸爸每天都要给他按摩.虽然按摩到后来.里瑟爸爸都会把卧室的门关上.我姑且不去想原因.


 


我刚满18岁那会.芬奇爸爸带我去桥上聊人生.


说实话他有时候真的很罗嗦.我根本就不为我的身世感到可怜.这个世界比我惨的有的是.当我这么说的时候被芬奇爸爸惊异地瞧了一眼.大概觉得我特立独行了一点;


 


里瑟爸爸带我去的是酒馆.随便点了一杯啤酒给我.然后就不说话了.沉默地喝酒喝了一半.他忽然冒出一句.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我真想把啤酒扔他脸上.


 


 


我们一家三口跟其他正常家庭也没什么不同.也会出去遛弯.


我走在中间.


芬奇爸爸在左边.里瑟爸爸在右边.


 


两个爸爸都会笑着回头看我:要牵爸爸的手吗?


 


我也笑:永远不要.


 


 


BGM:Two fathers - terence




评论(1)

热度(268)

  1. 阿壳壳壳儿叉叉勒个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满满的粮Kuzi 转载了此文字